并蒂莲最有名诗句 赏析古诗词里的并蒂莲七首

  词语的典故与含义对我们有着很大的促进和帮助作用!甲骨文诗词网为大家分享:说起并蒂莲,由于玄武湖又出现了并蒂莲,算是又火了一把,相信不少朋友们也都有所耳闻了,一种十分珍贵的花,出现率十万分之一,而且还不能培育和遗传。一个花头上长出两朵莲花,在没有开花的时候,花苞会相互王者,当开花的时候便会脸挨着脸,背对着背。在万花之中,唯独并蒂莲会显得格外的可爱,格外的吸引眼球,就仿佛是孪生兄弟姐妹一般,手牵着手闪亮登场。但却又带着一丝谦让,又仿佛像是情侣,带着无限的甜蜜和娇羞。

  

 

  古人也想尽办法,想让所有的荷花成双成对。但努力均告失败,才不得不相信这是自然的造化。凡是出现并蒂莲的地方,一定荷花茂盛,所以并蒂莲是有丰产和风调雨顺的祥瑞征兆的。

  莲花的产生远早于人类。而人类的文字是如此跟不上趟,所以在文字史中,出现并蒂莲,是在晋朝时。”泰始二年(公元266年西晋)嘉莲双葩,并实,合跗,同茎。”

  有人说《古诗十九首,涉江采芙蓉》,难道不是写得并蒂莲吗?我相信在汉朝绝对有人看到过并蒂莲。

  

 

  但是这一首涉江采芙蓉中,”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却不是指的并蒂芙蓉。这里的同心,有两种意思:

  一是指荷花以花蕊为中心,花瓣纷披打开,外观齐整,如同同心圆。有人会说,其实大多数的花瓣朵都是如此,但是荷花以其饱满巨大,花朵圆润而分外占据人们的眼光。

  二是指,有情人,如同荷花荷叶本是同根生,心意相同,所以用荷花比喻同心的夫妻或者朋友感情。所以写首诗不仅可总在夫妻,亦可用在朋友之间真挚的友谊。

  有人把南北朝的鲍令晖写的“下有并根藕,上有同心莲。”看作写并蒂莲最早的诗。这个我坚持认为,这是写的普通莲花相对而开的美貌。当风吹过荷花,两两相对的荷花,露出同心圆的花朵,更显出一种恩爱与相随。

  

 

  实际用“同心”来正式形容并蒂莲,是隋朝的杜公瞻《咏同心芙蓉》

  “灼灼荷花端,亭亭出水中。

  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

  你看那明丽荷花,亭亭冒出了水面。只一根绿色的茎,却有两朵花,像镜子和影子一样,平分花色,分享着属于这个季节的红美。

  “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

  名莲自可念,况复两心同。”

  那美丽的荷花,其颜色让青春歌女的面庞,都黯然失色,那风中的样子,仿佛缭乱的舞裙摇摆。

  这美丽的花儿,名字叫做莲就让人无限的生出柔软的感情,何况是对着一茎两花,那生死同心同在的美,更让人感慨啊!

  这才是并蒂莲正式称为同心花的缘故。而且是生死同心,形影不离。

  这首诗其实非常的耐读。我们知道在南北朝的民间语言中间,“莲”谐音“怜”,古代的“怜”不同于现在的“可怜”,古代的“怜”,是内心带柔情的一种互相共通的感情,它近似于爱情,但少了那种高亢,多了内心相知的柔婉。所以在南北朝,莲花是柔情之花,代表相思,想念。当然可以说,这不就是爱情吗?但是比现代意义上的爱情多了含蓄与深沉。

  那荷花叫“莲”(怜)就已经让人柔情似水,看到这并蒂莲,如此相偎依,如何不让人万分感触?

  

 

  并蒂莲如此祥瑞,唐朝多叫做“嘉莲”,当然是指并蒂莲莲花中最好的。

  “芙蓉池里叶田田,一本双花出碧泉。

  浓淡各妍香各散,东西分艳蒂相连。”唐朝姚合《咏南池嘉莲》

  这首诗很精准地形容出了并蒂莲背对背开花的姿态。而且这一朵并蒂莲要不就是一朵花大一朵花小,要不颜色略有分别,它们向不同的方向开花,但是花蒂是连在一起的。很形象。诗人也说了,这样的祥瑞属于偶然,并不关于政务治理得好坏,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莲花很难得,很远的人听到了这个消息,都跑进这座小城,来看并蒂花。

  可见并蒂花开可以带动旅游,古以有之。

  温庭钧也将并蒂莲花写做嘉莲

  “旧宅嘉莲照水红,一时鱼跃翠茎东。

  同心表瑞荀池上,半面分妆乐镜中。”

  他真真的是好运气。因为从并蒂莲开花的机率,在大面积荷塘当中容易出现的多,而在庭院里的荷花,出现了并蒂花,那简直令人欣喜,是风水好,是天意眷顾,那并蒂莲表达着自己愿意相守的愿望,像一对美人一起梳妆,且低头的样子,让你只看到半面。这真是家宅之喜。

  温庭钧是最喜欢荷花的人,他喜欢荷花的高洁,开落自如,只有荷花守红死。看到如此的荷花,对于深情的他怎么不是一种快乐?

  

 

  当然并蒂莲既然嘉瑞,那么瑞莲也是并蒂莲的别称。

  “数枝红蜡啼香泪,两面青娥拆瑞莲。”唐朝黄涛。这说的是瑞莲花两面,如同两个美女。

  唐朝并蒂莲当然叫做并蒂花。

  “芙蓉并蒂一枝连,花侵槅子眼应穿。

  斜江风起动横波,劈开莲子苦心多。”唐朝皇甫松竹枝词节录

  这里有很好的比喻,说并蒂芙蓉一茎相连,而莲蓬里长着的莲子,像那望归的眼睛望眼欲穿。看起来荷花如此的娇美,可是那都是岁月思念的苦心。

  

 

  到了宋朝之后,荷花的经济价值和观赏价值,并进一步推广和提高,出现和发现并蒂莲的机会也就更多。

  宋朝张先的《玉楼春》

  “弄妆俱学闲心性,固向鸾台同照影。

  双头莲子一时花,天碧秋池水如镜。”

  这是用深闺姐妹的照妆闲情,来比喻并蒂莲,清新明丽。那未婚小女儿在池塘边双双合影,倒是比什么情人仙女来得更加人间气息,仿佛红楼梦大观园那些情好的小姐丫头。

  并蒂莲在宋朝广泛吟咏,这是因为宋朝经济繁荣,而文人文化的地位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唐朝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那么到了宋朝,这故事和图案锦上添花。无论要连理枝头开上并蒂花。所谓“相思树上双栖翼,连理枝头并蒂花。”实际并蒂莲花的图案已经脱离了水中,成为精神上的花朵。

  

 

  与此相对应的是女性实际的地位下降。她们被物化,很少发出自己的声音,或者有,也不被记录。

  只在明朝的冯小青(女)一首《拜慈云阁》,听到了确实1000年的女性声音。

  “稽首兰云大士前,莫生西土莫生天。

  愿将一滴杨枝水,洒做人间并蒂莲。“

  可见并蒂莲花虽美,照不见女子生存与选择的现实困境,在古代是祝愿和寄托,也止于祝愿和寄托。

  相比之下,当代的男女,起码女性追求自身幸福的机会要比古代多。并蒂花也许不开在眼前,但实在是开在很多恋情和婚姻中的。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ciyu/ciyu_41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