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检作天子是什么意思 点检作天子谁写的

  传闻,有一次柴荣征战归来,得到一块木板,上面写着“点检作天子”。这让柴荣感到大惊,毕竟身处乱世,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当时柴荣养父的女婿张永德便是担任点检的职位,难道是有人暗示张永德会称帝吗?虽然张永德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叛的举动,但柴荣为了安心还是免去了张永德的职位,并且拿回军权,然后安排赵匡胤接替张永德的位置,令人好奇的是,这块木牌到底是谁写的呢?

  

  

1、周世宗柴荣北伐

 

  燕云十六州,自五代后唐儿皇帝石敬瑭送给契丹人之后,一直成为中原人士的一大心病。

  后周显德六年(公元959年)三月二十八日,三十九岁的后周世宗皇帝柴荣亲自披挂,戎装立马上阵,亲统大军征契丹,决心收复燕云之地。

  令亲信侍卫亲军都虞侯韩通率领水陆兵马为先锋,令义武军节度使孙行友率兵马进驻定州,加强对北汉的警戒,防止北汉出兵援助契丹;令所有后周将领,率部快速向沧州集结(包括在淮南握有重兵的李重进),倾举国之力,要与契丹人来一场大战。

  四月十六日,柴荣率领的禁军到达沧州,为了兵贵神速,没有进行休整,当日就直扑契丹边境,并且为了行军隐蔽,走的都是缺少人烟的山间小路,连路过的居民几乎都没有听到动静。

  四月十七日,后周人马已经出现在辽乾宁军(宁州,今河北青县)城下。

  辽守将宁州刺史王洪进一觉醒来,仿佛神兵天降,城外黑压压后周人马,大惊失色,给主子契丹人报信都来不及,抵抗也是死路一条,乖乖打开城门投降了。

  随后柴荣命令韩通为陆路都部署,一直赏识的殿前都指挥使赵匡胤为水路都部署,水陆并进,一时间水面上战舰如云,旌旗蔽日,连绵几十里,岸上马如涌,人如水,最终的目标就是契丹人占领的幽州(今北京)重镇。

  两天功夫就到达幽州前哨关隘益津关(今河北霸州)。

  笔者自小听评书杨家将,里面经常说到三关,杨六郎就是镇守三关的统帅(其实这都是小说家的演义,切莫当做史实),这三关是拱卫幽州的屏障,是设在幽州南面的三个重要关隘:益津关、瓦桥关(今河北雄县南关)、淤口关(今河北霸州信安镇)。兵临幽州城下,必拿下三关。

  

  过去都是契丹铁骑从三关出发南下,还从未有过中原王朝主动出击,到达三关,根本就没有一战思想准备的契丹守军,见到后周人马势大,早就惊破了胆,益津关守将终延辉开关投降;随后挺进瓦桥关,瓦桥关守将姚内斌投降,柴荣进入瓦桥关,短暂休息,而契丹人淤口关守将与莫州守将都主动派人归降,没费一枪一箭,三关收复。

  五月一日,后周各部人马也相继到达,包括淮南李重进的人马,赫赫军威,烈烈声势。

  柴荣是一个急性子人,还未等各部人马会师,亲率禁军充当先锋,向辽国境内进军,辽瀛州刺史高彦晖也十分识趣,果断地投降,迎接后周大军。仅仅一个来月时间,辽边境三关三州守州望风归降,无人敢挡其锋芒。

  五月二日,雄心勃勃的柴荣在瓦桥关大宴众将,本打算激励士气,目标,魂牵梦萦的幽州,被石敬瑭送给契丹人的幽州,恰如东汉陈蕃所说:“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乎!”

  然而,令柴荣感到意外的是,几乎所有随征的将领集体沉默了,并且探报告诉柴荣一个最新情报:辽国的皇帝穆宗耶律述律已经从酒醉中醒来,亲率如狼似虎的契丹铁骑驰援幽州,已经到达幽州地界,屯兵于燕山之北!

  这些将领都是在战场上混的,深知草原游牧民族的厉害,一个个都不想拚上性命与契丹铁骑大战,燕云十六州的得失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便纷纷说:“陛下兵不血刃,威服三关,已经给契丹人颜色看了,扬威天下了。如今虏骑皆聚幽州,不可深入呀。如果冒然出击,万一,万一有失,则前功尽弃矣!”看来,大家都不想再战了,随着柴荣来幽州一带旅游一把,顺手牵羊已经满足了。

  柴荣望着这些人,愤然说:“乘胜长驱,正如破竹之势,怎可中辍?”

  我要乘胜拿下幽州,与契丹人大战,此势如破竹,怎么能半途而废撤军呢?将领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这是不想战呀。

  

  

2、神奇的病龙台

 

  五月三日,柴荣从前线视察一番,返回瓦桥关,准备布置与契丹人的大战。他心潮起伏,自己纵马驰上一片高坡,纵目远驰,看看自己的部队开赴前线(驻马高阜,以观六军)。他的内心激昂澎湃,这时,当地的父老乡亲带着酒肉来慰问他,柴荣随口问了一句:“此地何名?”

  一长者告知:“回陛下,故老相传,谓之病龙台!”

  柴荣听了愕然不止,仿佛心跳停顿了一下,缓缓带马,黯然下坡,当天夜里,柴荣就病了。

  生性刚强的柴荣并没有因为自己突然病倒而撤军,他认为过两天就会好起来,依旧在病床上安排与契丹人的大战。

  五月四日,义武军节度使孙行友传来好消息:攻破易州(今河北易州),生擒契丹人的易州刺史李在钦,并押解到柴荣帐前,这是振奋人心的事,为了表示决无退军,誓决雄雌之意,令把李在钦斩首祭旗。

  五月五日,柴荣下诏升益津关为霸州、瓦桥关为雄州,并修筑两州城防,这是要雄霸天下呀!

  五月六日,柴荣令大将李重进统兵出土门(今河北获鹿西南)主动攻击北汉,防止北汉与契丹联手,这一波安排,分明都是要与契丹大战的前奏。

  五月七日,柴荣病情加重,无论如何也撑不住了,倔犟的柴荣在文武苦苦相劝下,无奈地回京城养病。临行,柴荣任韩令坤为霸州都部署,陈思让为雄州都部署,各率本部兵马驻守。

  柴荣认为,他一定会回来,这霸州与雄州,是收复幽州的前哨基地。

  由于柴荣得病,五月八日从瓦桥关前线返程,三十日才到达京城。而短短的从出京到返京,两个月的时间,生龙活虎的柴荣已经是夕阳残照了。

  然而,刚刚回到京城两日,他的女儿突然死了,这打击如晴天霹雳,让他悲恸难忍,加重了他的病情,他深知去日不多,必须安排后事……

  

  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六月十九日晚,柴荣带着未完的壮志,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时年三十九岁。

  柴荣死了,又是留一个孤儿寡母面对骄兵悍将的庞大帝国。那么,柴荣如何安排的?

  首先他册立已经死去的皇后符氏的妹妹小符为皇后,要给自己刚刚虚岁七岁的皇太子柴宗训找个可靠的妈,姨妈如亲妈呀,并且还能得到小符的父亲符彦卿的全力支持。随后确立幼子柴宗训的皇嗣地位,封皇子柴宗训为梁王,领左卫上将军;封皇子柴宗让为燕公,领左骁卫上将军。这是安排了双保险呀。

  接下来他要托孤,文臣中选择了三位宰相范质、王溥、魏仁浦。这三位在柴荣心目中是最可靠的,事实证明并不可靠。

  五代从来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如今手握兵权的人物有两个“亲戚”。一个是后周禁军司令,也就是殿前都点检张永德,此人是郭威的女婿,也就算是柴荣的姐夫,为人比较厚道,常年统兵,军中有声望;一个是侍卫都指挥使,统淮南重兵的李重进,郭威的亲外甥。相对而言,李重进有点不靠谱,这张永德理应成为托孤重臣。可是,柴荣在临死前解除了张永德殿前都点检的职务,外放到澶州任节度使,这分明是把老张排挤出权力核心。

  那么,柴荣为什么要有此举,自断臂膀呢?

  原因出自一块木板,这木板装在一个皮囊中,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木板皮囊出现在柴荣北征幽燕的途中,重要的是,这木板上有一行字:“点检作天子!”

  “世宗在道,阅四方文书,得韦囊,中有木三尺余,题云‘点检作天子’。”

  这块木头,这一行字,出现的真是时候,这是挑战?还是阴谋?柴荣正举全国之力北上,就有人整事,这不是小事呀。表面上柴荣似乎没当一回事,却暗中一直追查这是哪个干的?

  那么,谁是那个木匠?

  

  

3、谁是那个木匠?

 

  纵观当时柴荣的权力上层,握有兵权的是殿前司与侍卫司,是郭威上台的杰作。五代乱世,起初只有侍卫司掌管全国禁军,握有兵权,左右了皇位,郭威就是依靠自己侍卫司的大权当上皇帝,以防别人效仿,便把禁军一分为二,成立了殿前司,让殿前司与侍卫司相互牵制,各统一半禁军,平起平坐,直接归皇帝负责,也就防止了位高权重,握兵夺权。

  由谁统领两司?郭威就选择了两个最可靠的亲戚,一个是他的女婿张永德,一个是他的外甥李重进,并且二人能力与资历也差不多,张永德年长了几岁。

  并且这个张永德有一个毛病,就是嫉妒与他旗鼓相当,位置不相上下的人。

  他没有更大的野心,对主子忠心不二,尽职尽力,对下属仁慈宽厚,口碑很好。

  看来没有完人呀!这张永德看不了别人比自己更有能力更有位置。当郭威任命他与李重进分掌二司,张永德就怎么看李重进都不顺眼,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在柴荣面前说李重进的不是。

  而这李重进也不是省油的灯,比张永德更阴险,玩就玩个大的,干就干个狠的,等待机会一击致命。

  终于,李重进等来了机会,柴荣要大举北伐,令他率兵与柴荣会师,便借这个四方文书频繁之机,制造了这块有点的木头,夹杂在各类文书中,呈现在柴荣面前。

  李重进深知,当柴荣看到这“点检作天子”,这五个字一针见血,“点检”就一个,那就是张永德,而且柴荣不会拿着这木头问张永德,纵使张永德知道了,他如果去向柴荣解释,成了不打自招。

  柴荣也一定会对这“木头”耿耿于怀,找机会处理。

  也许都是巧合,柴荣病了,病得很重,回京途中,路过他的发祥地澶州,准备小住几日,在行宫闭门不见文武。

  这可急坏了众人,唯有张永德的特殊关系,可以探望问安。

  众臣就让张永德捎话给皇帝柴荣:“如今天下还没有完全平定,到处都是敌人,此间离京城较远,‘如有不可讳’,天下就不一定是谁的(奈宗庙何)?”

  柴荣听完,望着张永德问:“谁使汝为此言?”

  张永德实话实说,告诉他是群臣的意思。

  柴荣好一番打量张永德,一下联想到那块“点检作天子”的木头,接下来的话让张永德一头雾水:“我就知道是有人指使你这样说的,可惜呀,我看你面相穷薄,不足以当此富贵(然观汝之穷薄,恶足当此)。”

  说完,柴荣决定回京了。

  

  如今自己病危,这张永德自己不能托付大事,而李重进呢?

  柴荣十分了解他,如果说张永德是一个本份人,而李重进就是一个强悍跋扈的恶人,根本就不能让他留在京城,更不能托孤呀。

  两个握有兵权的“强人”都不行,那么,谁能当此任呢?

  此时后周军中第三号人物自然是赵匡胤了,刚刚三十二岁的殿前都指挥使(第一副司令),是柴荣一手提拔起来的,没有什么根基,对柴荣忠诚,人品也一流呀(恰恰柴荣看中的赵匡胤,夺了后周孤儿寡母的江山,)!

  于是,张永德出任澶州,赵匡胤升任殿前都点检,从副职成了天下兵马的统帅,这看似仅升了一级,但这一级,正副之别,咫尺天涯,是多少人奋斗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巅峰。

  就这块木头,充满了玄机,本着谁当木匠谁受益的原则,许多人认为是赵匡胤所为。

  理由是赵匡胤一直是张永德手下,虽然当上殿前都指挥使,有张永德在,就是赵匡胤无法逾越的山巅,他不是皇亲国戚,资历在众将中也不占优,自古都是论资排辈的,仅仅凭借战功,这远远不够。要想登峰造极,必须要拿下张永德这个绊脚石,借助柴荣的信任,爬上高位。

  人们还认为,柴荣北征期间,赵匡胤率领拱卫亲军随侍左右,也是最有机会做这个木匠,是最大的嫌疑犯!

  笔者认为,在当时的环境下,假使赵匡胤当了木匠,搞倒了张永德,赵匡胤也不可能递进到都点检,柴荣手下无论资历,无论威望,无论战功,无论职务,比赵匡胤更有资格的人不止一个,赵匡胤怎么可能把对他十分好的老上级扳倒呢。

  并且这块木头出现在柴荣出征的时候,身体棒棒的,而不是得病之后。此时的赵匡胤一贯地尽心尽力为柴荣服务,得到更大的信任,是无法预见柴荣半途一病不起,赵匡胤不会冒险玩这个游戏的,就是扳倒张永德,精神百倍的柴荣雄心勃勃,征战四方呢。

  虽然赵匡胤随侍左右,但他是统亲军的将领,这四方进奏的文书有专人管理,赵匡胤很难做手脚,那不是夹一个小纸条,一块三尺多长的木板子,上面还刻了一行“点检作天子”,又装在皮囊之内,不是轻易能办的,除非赵匡胤活腻了,才做出如此冒险的行为。都说富贵险中求,没有这样求的。

  因此,这木头更应该是李重进为整倒张永德,借从淮南出兵,传递文书,制造这块“点检作天子”,其本意就是整倒张永德,而不是觊觎天子之位。

  赵匡胤在柴荣临死之前提拔为都点检,实是柴荣思前想后的抉择。

  柴荣是一个事必亲躬的好皇帝,精明又有作为,没想到自己这样的年龄便不行了,儿子幼小,让赵匡胤辅佐已经是最佳选择了,并且赵匡胤在柴荣活着的时候,绝对没有篡逆之心。

  可以说赵匡胤也是一个仁慈厚道的人,不是他的弟弟赵光义,不会玩这种下三烂的损招。

  所以,在错综复杂的后周政治斗争中,这个木匠不是赵匡胤,是李重进才对。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jiemi/123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