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苌为什么杀苻坚 姚苌最后怎么死的

  姚苌曾被苻坚所救,后来投降前秦。等苻坚继位后,姚苌成为他身边最为重要的将领,姚苌也是立有诸多战功。不过姚苌明显不甘心一辈子只当一个将军,等他有机会后便开始对苻坚动手。当时苻坚出长安,前往五将山,姚苌趁机拿下苻坚,并且逼他禅位。但苻坚宁死不屈,最后死在了新平。但就算是这样,此后姚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他时常会出现幻觉,这点令人感到蹊跷。

  

1、龙骧将军

 

  公元352年,氐族人苻健占据关中建前秦。苻健驾崩后,独眼龙苻生即位。苻生“淫酷屠戮”,招致“中外离心”。古羌族首领姚襄趁机进犯前秦,兵败被“秦兵擒而斩之。”姚苌“少聪哲,多权略”,见哥哥身首异处,审时度势后“帅其众降。”苻坚弑杀苻生即位后,非常欣赏姚苌的忠勇,封其为扬武将军。

  姚苌在苻坚麾下忠心耿耿南征北战:灭前燕、伐东晋、讨李俨、降氐王杨纂与仇池杨统、收前凉、取鲜卑拓跋氏所建代国。他充分发挥军事天才,作战勇猛顽强,为前秦统一北方立下汗马功劳,成为苻坚最信任的心腹爱将。

  黄河流域暂时统一后,雄心勃勃的苻坚决定率百万雄师南下伐晋,速战速决统一长江南北。时任燕州刺史的姚苌被封“为龙骧将军,督益、梁州诸军事。”

  此次任命,充分显示出苻坚对姚苌的无条件信任。梁州(今陕西汉中)与益州(今西南)原为东晋领土,十年前才被前秦攻取纳入版图,堪称前秦南下的攻击出发阵地。

  而龙骧将军封号,是被苻坚家族视为珍宝的荣誉封号。苻健建前秦时,“梦天神遣使者朱衣赤冠,命拜(苻)坚为龙骧将军。”苻健次日郑重筑坛,授予年仅13岁的苻坚龙骧将军封号,并热泪盈眶叮嘱他:“你的先祖曾受封此号,现在,神灵又指示我任命你这个封号,你必须不辱使命!”苻坚壮怀激烈,“挥剑捶马,志气感厉”,从此立下一统天下之志。

  在授封仪式上,苻坚语重心长叮嘱姚苌:“朕自从以龙骧将军身份创业至今,此封号从未再授他人。您接受这个封号后,一定不能辜负我的期望!”

  姚苌深受感动,在淝水之战中,率西线八万水军配合东线与中线大军全力出击。

  可惜,淝水之战,前秦惨败。这场败仗犹如海底的暗礁,使前秦这艘巨轮触礁后迅速四分五裂解体。

  

2、姚苌立国

 

  384正月,前燕降将慕容垂率先招降纳叛,重建后燕,大举反叛;慕容泓与弟弟慕容冲趁火打劫,相继起兵建立西燕。苻坚的第四子苻睿奉诏平叛,姚苌随苻睿征讨慕容泓。

  慕容泓素来惧怕勇猛果敢的苻睿,“闻其至也,惧,率众将奔关东。”苻睿好大喜功,恃勇轻敌,闻讯急令紧咬追击以一举全歼。姚苌极力谏阻:“鲜卑族早有回归故土之心,理应顺水推舟驱使他们出关,前往不可截击,以免他们狗急跳墙,与我军同归于尽!”

  苻睿立功心切,对姚苌的建议置若罔闻,逼令劳师远征的军士们连续作战,长途奔袭截击慕容泓部。军士们因其向来“不恤士众”,早已满腹怨恨。慕容泓见出关后路被截断,急红了眼,困兽犹斗,发动鱼死网破的反击战。双方展开激战,“睿败绩,被杀。”

  姚苌心怀愧疚,派使者向苻坚说明实情并主动请罪。苻坚痛失爱子,“大怒”,斩杀使者泄愤。姚苌由此“惧诛,遂叛”,慌不择路“奔于渭北”。当地众豪族素来敬畏姚苌,“咸推苌为盟主”,力谏姚苌“趁秦亡之兆已见”时自立为王。在拥有“北地、新平、安定羌胡降者十余万户”后,姚苌自称大将军、万年秦王,改元白雀,史称后秦。

  

3、弑杀苻坚

 

  苻坚得知姚苌自立为王且进驻北地(今陕西耀县东南),亲自“率步骑二万讨姚苌。”姚苌被截断后路,断绝运水之路,“苌众危惧,人有渴死者。”就在苻坚企图趁姚苌部队渴得嗓子冒烟时一举全歼之际,姚苌军营中突降暴雨,“营中水三尺”,姚苌部队喝足了水,顿时军心大振。姚苌趁机联合慕容泓,“率众七万来攻坚”,将俘获的前秦将领“数十人,皆礼而遣之。”

  姚苌围困新平,新平太守苟辅“凭城固守。”双方展开地道战和阵地战,“苌众死者万有余人。”姚苌见苟辅“粮竭矢尽,外救不至,”便派使者入城欺骗苟辅:“我只想在新平城建立根据地,绝不会滥杀无辜。您现在弹尽粮绝,走投无路。我以人格担保,放您和城中百姓回长安。”苟辅轻信他的承诺,“率男女万五千口出城。”

  姚苌原形毕露,把他们“围而坑之,男女无遗。”

  苻坚不敌西燕慕容冲,留下太子固守京城长安,自己率部逃往五将山。姚苌闻讯,令部将围困苻坚,将其带回新平。在逼取国玉玺和强迫苻坚禅让无果后,姚苌将其弑杀。

  

4、精神错乱

 

  苻坚被弑杀后,其子苻丕即位不久,就因兵败被杀。苻坚的族孙苻登即位,大举讨伐姚苌。

  两军对垒厮杀,“累战互有胜负。”姚苌攻破始平郡,抓获太守徐嵩。徐嵩宁死不降,怒斥“汝姚苌罪该万死!”徐嵩英勇就义后,部下全部被活埋。

  姚苌因伤亡惨重,气急败坏,认定苻坚是罪魁祸首,竟然丧心病狂令部下“掘苻坚尸,鞭挞无数”,甚至剥去尸体上的衣物,用荆棘裹着尸体丢入坟墓中。

  做了亏心事,就怕鬼叫门!掘墓鞭尸后,姚苌屡战屡败,认为前秦军有苻坚的神灵相助,竟脑子进水般也在军营中供奉苻坚画像并祈祷。

  姚苌在祈祷中,将弑君行为全部推到死去多年的哥哥姚襄头上。他假惺惺表示,自己从未忘记苻坚加封龙骧将军一事,恳求“陛下勿追计臣过也!”可笑的是,姚苌“自立坚神象,战未有利,军中每夜惊恐。”

  

5、逼杀毛后

 

  苻登之妻毛皇后是将门之女,貌美如花,武艺高强,箭法如神。她奉命统军一万,在大界营看护前秦大军的辎重粮草。姚苌派儿子绕道偷袭大界营,被苻登夫妻夹击,大败而回。

  姚苌趁苻登放松警惕,亲率铁骑三万,再次夜袭大界营。毛皇后率部与姚苌展开殊死厮杀。毛皇后拈弓搭箭,箭无虚发,射死敌军无数。前秦大军全军覆没,女侍卫们悉数战死,毛皇后战至最后一人,仍拚死格斗,最终因寡不敌众,力竭被俘。

  毛皇后被敌军绳捆索绑游营示众,受尽屈辱,但始终不低下高贵的头颅。姚苌被她的英勇和美貌折服,竟然异想天开,企图将毛皇后纳为皇妃。毛皇后哭骂:“姚苌,汝先已杀天子,今又欲辱皇后。皇天后土,宁汝容乎?”

  姚苌依然厚着脸皮威逼利诱,毛皇后高傲地回答:“吾天子后,岂为贼羌所辱,何不速杀我!”姚苌恼羞成怒,喝令将毛皇后斩首示众。毛皇后驾崩时,年仅21岁。

  

6、罪有应得

 

  之后,前秦军连战连捷,姚苌也巧使计谋扳回几局。双方势均力敌,陷入艰苦的拉锯战。最后,姚苌因病情加重,退守安定(今甘肃中部)。

  姚苌病重期间,精神更加恍惚,时常出现幻觉。他常做“(苻坚)将天官使者、鬼兵数百突入营中”来索命的噩梦,吓得魂不守舍、夜不能寐。一天夜里,他又梦见苻坚索命,被惊醒后跳下病床在宫中躲避,并令侍卫刺杀围绕在他身边的索命厉鬼。侍卫们向不存在的敌人发动攻击时,锋利的兵刃“误中苌阴,出血石余。”姚苌紧急托孤后,不治身亡,时年64岁。

  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姚苌在最初失败时无奈归顺苻坚,时来运转时另立山头,凭“多权略”与“善御人”,在乱世中创立一番基业,原本无可厚非。何况,姚苌在位期间,笼络重用人才,兴建太学,整顿刑律,提倡节俭,惩治贪腐,作为一国之君,也算差强人意。

  但是,姚苌辜负苻坚信任,趁浑水摸鱼自立为王后,先气急败坏弑杀苻坚,再干出掘墓鞭尸的人神共愤之事,甚至丧尽天良威逼毛皇后为妃。姚苌如此不忠不义,禽兽不如,践踏了起码的做人底线。这等忘恩负义之辈,纵有立国之功,称帝之荣,也只会如现今某些所谓公知或不知天高地厚以骂祖国为乐的留学生一般,在历史长河中,留下遗臭万年的骂名。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jiemi/153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