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传的扁鹊医书刚出土,为何扁鹊就被踢出了历史书?

  扁鹊作为历史上一位非常有名的名医,神医,一直以来很多人都非常的敬佩他。正是因为扁鹊治病救人非常厉害,因此后世才会将扁鹊作为一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推崇和发扬他的事迹和精神,也被写进了教科书。但是原本失传了千年的扁鹊医术出土之后,扁鹊就被移出了教科书,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两件事情之间有没有关系,究竟为什么把扁鹊移出教科书呢?下面就让甲骨文诗词的小编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1、扁鹊的故事

 

  扁鹊换心

  鲁公扈、赵齐婴二人有轻病,就一起请扁鹊治病,扁鹊对公扈说:“你的志气强身体却很弱,有计谋却并不果断,齐婴你的志气弱身体却很好,没有谋虑却过于执著。如果把你们的心脏互换,就能平衡病也就好了。”扁鹊让二人喝了药酒,他们昏死了很多天,剖开他们前胸找到了心脏,将它们互换放置好,然后给他们吃了神药,于是二人过了一会便醒了,就像刚开始一样的健康,后来二人就向扁鹊告辞回家了。

  起死回生

  一次扁鹊到了虢国,听说虢国太子暴亡不足半日,还没有装殓。于是他赶到宫门告诉中庶子,称自己能够让太子复活。中庶子认为他所说是无稽之谈,人死哪有复生的道理。扁鹊长叹说:“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试着诊视太子,应该能够听到他耳鸣,看见他的鼻子肿了,并且大腿及至阴部还有温热之感。”中庶子闻言赶快入宫禀报,虢君大惊,亲自出来迎接扁鹊。

  扁鹊说:“太子所得的病,就是所谓的‘尸厥’。人接受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阳主上主表,阴主下主里,阴阳和合,身体健康;现在太子阴阳二气失调,内外不通,上下不通,导致太子气脉纷乱,面色全无,失去知觉,形静如死,其实并没有死。”

  扁鹊命弟子协助用针砭进行急救,刺太子三阳五会诸穴。不久太子果然醒了过来。扁鹊又将方剂加减,使太子坐了起来。又用汤剂调理阴阳,二十多天,太子的病就痊愈了。

  这件事传出后,人们都说扁鹊有起死回生的绝技。

  

  

2、为何扁鹊被移出教科书

 

  在春秋战国时代,时代混乱战争爆发。一个分裂时期最容易衍生出各种文化,成就各个领域的文人将军。这片腥风血雨的土地上有一位神医,他游历了许多国家,拯救了很多病人,拯救了无数个家庭,他就是扁鹊。

  扁鹊医术高超,救人无数,望闻问切的诊法流传至今,其成就不只如此,因为扁鹊的医术为后世所推崇。在写《史记》的过程中,司马迁专门为扁鹊写了《扁鹊》。他是中国历史上 ,正史记载中第一个古代医生。

  然而,对于扁鹊的存在,仍有不少争议。是因为太史公给扁鹊立传时,其中所记载的三例医案,却根本经不起后人推敲。据史籍记载,扁鹊曾为春秋时期的赵鞅治病,医治过虢国太子,也为战国时期的秦武王请过脉,可是这三位人物根本不是同一时代的,赵鞅和秦武王间隔了200多年。假如说承认司马迁的记载是真实的,那等于承认扁鹊是个活了两百多年的老神仙,正因如此,史家们才开始怀疑扁鹊的真实性。

  2013年,成都地铁在建设过程中挖出了9本汉代竹简医书,经过专家数日苦心研究,一致认为这些医书与扁鹊有关。即便如此,扁鹊的名字也没能改变从教科书上划掉的命运。因为历史学家们认为: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来证明扁鹊的存在,而那九本医术书上也没有署名,无法证明就是扁鹊的。

  考古学家解释说,四川汉墓出土的“扁鹊医书”破损严重,要具体研究才能了解里面的全部内容,是一个特别长的过程,所以到底是不是“扁鹊”留下的还不能完全确定,教科书先把他移出去,等有证据后再移回来。

  其实不仅仅是扁鹊,近些年来随着各种考古学的发现,史家们也纷纷以各种理由将一部分历史人物从教科书中删除,比如卫青、霍去病、张衡等等。

  在小编看来如果世间万物若非要论是非,恐怕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历史都要被删掉一大半。有时我们需要学习的更是是历史人物的精神。

  

  

3、扁鹊是否真实存在

 

  史料记载扁鹊存在于公元前407到公元前310年,因医术高超被世人尊称为神医,并用上古神话中黄帝时期的神医“扁鹊”来称呼他(也有一说是神鸟扁鹊)。而他本人则叫姬越人,也就是说历史书中的“扁鹊”并不是第一个扁鹊,而是第二个。

  太史公曾在《史记》中为扁鹊立传,根据他的描述,扁鹊有三个经典医治案例经不住史学家们的推敲,他医治过赵简子,又医治过虢国太子,还医治过蔡恒公,而这三个人的时间跨度有200年,这与扁鹊的存在时间自相矛盾,显然这超出了常人的寿命范围,基于此,史学专家们认为:扁鹊未必真实存在。

  中医讲究的“望闻问切”已经沿用了千年,《史记》中却讲扁鹊所依仗的医术并不是“望闻问切”,而是从神人“长桑君”那里学到的“透视术”,用双眼便可以穿透人体见到五脏六腑。如此说来,扁鹊倒成了全自动的CT扫描仪了,说他是神人兴许比神医来的实在。

  如果照史学家们的研究来看,那扁鹊活该被踢出历史课本,因为历史讲究真实性、科学性,所有不科学的历史都应该被剔除。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即便是对最具影响力的史书也应该在不合理的地方提出质疑。毕竟《史记》跨度太大,大部分内容也是太史公道听途说或者从别的史书总结而来的,某些地方欠考虑这一点我们不可否认。但如果因为质疑就把整个人物否定掉,着实难以服众,这口锅司马迁和《史记》怕是背不动。

  经过近几年的变化,历史课本中卫青、霍去病、张衡等人的故事纷纷以各种原因被删去。到底什么才能称为历史?基于这个问题,笔者查阅了相关问题的介绍,综合起来是这么回事:“历史是记载和解释一系列人类活动进程的事件的一门科学,历史的问题在于不断发现真实的过去,在于用材料说话,并去解释它。广义的历史学是指:完全独立于人们的意识之外,人类过往社会的客观存在及其发展过程;以及历史学家对这种客观存在和过程及其规律的描述和探索的精神生产实践及其创造出来的产品,狭义上的历史学专指后者。”

  这段冠冕堂皇的介绍依然让人一脸懵逼,历史这个东西真的不好说,其实它是一种后人对前人的敬畏与尊重,其中神话色彩与真实事件相存相生,如果非要分出个是非对错,恐怕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都要删去一半。我们可以用现代人的思维去批判历史中都荒谬之处,但不能草率否定历史。我们可以因为没有确切的研究发现来质疑某个历史片段,但却不能因为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便对其进行否定;就如人们发现一瓶啤酒有酒沫,可以怀疑实际并没有那么多酒,但却不能完全否定瓶里有酒一样。每个人都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历史亦然。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jiemi/40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