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琰妻子胡氏和刘禅真的有染吗 刘琰死因揭秘

  《三国演义》中,刘琰出场的次数并不算多,而且对于他的描述和正史上有所不同。刘备拿下益州后,刘琰任固陵郡太守,等刘禅继位,刘琰升任车骑将军。可以说,当时刘琰在蜀国已经有着很高的地位,但他却做了一件事,导致被处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此事还要从他的妻子胡氏说起,刘琰怀疑胡氏和刘禅有染,这件事传到刘禅耳里,足以让刘琰丢了小命,刘琰到底是怎么想的?

  

刘琰为什么被处死

 

  据《三国志·蜀书》记载,建兴十二年,车骑将军刘琰指令士兵鞭打妻子胡氏。结果被朝廷司法部门知道后,一点没给这个蜀国的开国功臣面子,不但判其死刑,而且将他拉到闹市区,在众目睽睽下枭首。

  按理说,古代女子地位低下,不过就是男人的私人财产,丈夫对妻子拥有绝对的支配权。别说殴打,即便就是将妻子卖掉,也是理所应当的,更不会因此招致杀身之祸。

  但是,偏偏刘琰就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且死在人群密集的闹市,并遭到弃尸,这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那么,刘琰为什么要殴打妻子?又为何要被处以极刑?难道背后还有更为深层的原因吗?

  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简单了解一下刘琰其人。

  刘琰是鲁国人,早年随刘备起事,一直追随刘备40余年,致力于“兴复汉室”之举。这期间,因刘琰是个忠心耿耿的老臣,虽能力平庸,但刘备念他和自己同姓,又性格豪爽,一向不拘小节,能说会道,一直十分优待于他。把他征召为从事,出入刘备府邸就如同回家,“常为宾客”。

  

 

  当然了,刘琰也对刘备十分忠心,随他出生入死,征战沙场。从刘备归附曹操开始,刘琰就一直追随其左右,依袁绍,投刘表,从豫州到荆州,从益州到汉中,直到刘备建立蜀国,登基为帝。

  公元214年,刘备封刘琰为固陵太守。刘琰深知固陵之地的重要性,在任上也算兢兢业业,勤政辛劳。为当地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其业绩也得到了刘备的肯定。

  不过,公元223年,在夷陵之战中遭遇惨败的刘备,在万分不甘中离开了人世,将蜀汉政权交给了后主刘禅。

  刘禅虽治国无方,但还算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尤其是对追随先皇的这些老臣,刘禅更是荣宠有加。

  也是在这一年,刘禅又封刘琰为都乡侯。在朝中的地位,仅次于李严和诸葛亮,还兼任卫尉、中军师、后将军,最后升至车骑将军。这个车骑将军可不简单,张飞就是第一任。刘琰能获此殊荣,足见他在刘禅心目中的地位。

  那么,这样一个隆恩优渥的重臣,又为何最终惨死了呢?这要从他的老婆说起。

  

刘琰的真正死因

 

  刘琰是个风流种,家中妻妾成群,但他并不满足,还四处收罗绝色美女,填充“后宫”。这其中,有一位胡氏妻子,生得美艳异常,又年纪轻轻,深得刘琰的喜欢。两人整日里形影不离,出则同舆入则同席,好得就像是一个人。

  公元234年正月,按照朝廷惯例,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大臣,可以派出自己的妻子或母亲进宫朝贺。当然了,以刘琰在朝中的地位,享此殊荣是理所应当的。于是,刘琰为表忠心,委派娇妻胡氏进宫给太后道喜。

  不料这一去,却惹出了烦,为他其后被杀埋下了伏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刘琰是蜀汉两朝重臣,又也许刘琰是“宗姓”,还有可能是太后一眼就喜欢上了胡氏。总之,胡氏一去就被太后留了下来,居然在宫中逗留了一月有余。

  胡氏回到家后,这个刘琰可就不高兴了,他不但没有感恩太后的恩赐,还怀疑胡氏留在宫中另有原因。为何要盘桓如此之久,难道是宫中有人觊觎胡氏的美色,将她强行留下来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宫中之人敢垂涎他刘琰老婆美色的人会是谁呢?恐怕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昏庸的刘禅了。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没法求证,难道要他刘琰亲自去问问刘禅,和胡氏有无私情?这肯定是最笨的办法,也是作死的节奏。

  但身为男儿的刘琰,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眼前满是刘禅和胡氏风流快活的情景。他如果不弄清楚事情原委,肯定死不瞑目。至此,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从胡氏身上打开缺口,找出真相。

  

 

  于是,怒不可遏的刘琰对胡氏动了私刑,命令士卒责打胡氏,甚至用鞋底抽打胡氏的脸。大家都知道,用鞋底打脸是对人的极尽羞辱。这个胡氏也是个烈女子,即便被打得遍体鳞伤,精致的脸庞肿得像个桃子,也丝毫不承认和刘禅有染。

  刘琰还是无法迈过心中的那道坎,干脆一纸休书,将胡氏送回了娘家。这下刘琰眼不见为净,出了一口恶气,心中倒是痛快了。

  可胡氏却悲催了,古代女子宁愿被丈夫卖掉,也不愿被休。这对她们来说,远比被鞭挞来的耻辱。

  胡氏同样咽不下这口气,干脆进宫状告刘琰,将他的恶行告诉了司法部门。

  官员接状后,深感震惊,这还了得!你刘琰身为两朝重臣,居然敢怀疑当今皇帝作风不正,和自己的妻子有私情,这不是对皇上“大不敬”吗?

  刘禅虽然昏庸,但毕竟是蜀汉政权的最高决策者。且莫说刘禅和胡氏是否有私情还未定论,即便有私情,在帝王至上的封建社会,做臣子的刘琰恐怕也只好忍气吞声,忍痛割爱了。

  偏偏刘琰不懂事,以老臣自居,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将这个屎盆子扣在当今皇上的头上。还公然当众鞭挞胡氏,闹得满城风雨,唯恐天下不知,这显然触及到了刘禅的底线,不杀刘琰不足以泄愤。

  不过,朝廷官员当然不能以“大不敬”治刘琰的罪,那不是将刘禅的嫌疑公之于众吗?于是,他们搜肠刮肚,罗列了一个这样的罪名:“卒非挝妻之人,面非受履之地。”意思是说,士卒不是用来打老婆的,脸面也不是鞋踏之地,然后就治了刘琰的死罪。

  当然了,明眼人都明白,这不过就是朝廷巧立罪名,用很有点意思的罪名,让狂悖的刘琰自食其果罢了。而后,后主刘禅颁下诏令,从此取消大臣的妻子女儿进宫行贺礼的规矩。

  正所谓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jiemi/62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