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大禹治水治的是尼罗河的教授是谁?这位中科院教授说的有依据吗?

  最近在网上有出现一则比较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有人说我们古代神话里面的大禹治水其实并不是治理的黄河,而是治理的远在埃及的尼罗河,这距离差不多要远了半个地球了,那么有的人要问了,这到底是谁说呢?那么他这样说肯定是有依据的,那么依据又是什么呢?下面我们一起来分析看看吧!

  说大禹治水治的是尼罗河的教授是:中科院广州地化所-孙卫东教授。他的依据就是依据-山海经来的哦。

  中科院广州地化所有位孙卫东教授,做同位素地球化学,是该领域权威,也是中国科学院矿物和成矿学重点实验室主任、GCA及《地球化学》副主编。

  

 

  “大禹治水”,是中国古代最为著名的神话传说之一,然而绝大多数人都听过的这四个字,解释起来却没那么简单。不信小解这就抛出三个问题,看大家是否能够回答得出:其一,舜帝为什么选中大禹来治水?其二,大禹是如何“治”水的?其三,大禹治的是哪里的“水”、是哪一条河呢?

  目前,前两个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一,舜帝之所以选择大禹,是因为大禹的父亲鲧(gǔn)是上一任的治水领袖,因此大禹治水又叫“鲧禹治水”,大禹是接过了父亲的衣钵;二,大禹勇于创新,改围拦堵截为合理疏导,成功控制住了水患。现在只剩第三个问题尚未定论,学术界亦是争论不休。对此,中科院教授孙卫东发表了一番令人震惊的观点。

  

 

  传说大禹是夏朝的建立者,那么他治理的“水”应该位于夏朝境内。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孙卫东表示,夏朝被认为是中国的第一个世袭制王朝,但因为找不到实际的考古证据,所以一直不被承认,而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夏朝根本不在中国。

  孙卫东说,公元前15世纪,在希克索斯人的统治被推翻之后,“夏朝”结束了,一部分古埃及人选择东渡,为古中国带来了青铜文明,这就是后来的商朝。也就是说,孙教授认为中国人心目中神秘的夏朝,其实就是位于非洲东北端的古埃及。那么,大禹治的“水”对应到古埃及,那就是尼罗河。

  

 

  据此,孙教授提出了几点证据。第一点,文物证据,孙卫东对商代殷墟出土的青铜器进行检测,发现与古埃及青铜文物的特征十分相似,而与中国本土产地的矿石符合度比较低。第二点,由希克索斯人建立的埃及第十五王朝,他们掌握的冶金、航海以及战车制造技术,都与商代记载十分吻合。

  第三点,《国语》载:“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孙卫东认为黄河的支流伊水和洛水流量小、流域窄,不至于因为泛滥而摧毁夏朝,但尼罗河在古埃及时期暴虐无常,灾害频发,其影响力足以毁灭一个农耕文明。第四点,《山海经》、《史记》的记载与描述,两本古籍都记载了夏朝有一条自南向北流动的河流。

  

 

  《山海经》载:“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又出海外,即西而北,入禹所导积石山。”意思是说,河自东北方而出,向北流去,中间流入了渤海,又从渤海流了出来,随后继续向北,进入了大禹疏导的积石山。将这段描述放在中国地理图志上看,是找不到具体对应的,但如果把它对应到尼罗河,则可以很好地结合起来。

  尼罗河就是一条由南向北流淌的河,在经过了坦桑尼亚、卢旺达、乌干达之后,它从西边注入了非洲第一大湖泊维多利亚湖,然后维多利亚湖又流出了尼罗河,继续向北奔去。孙卫东认为,《山海经》所记载的“渤海”其实就是维多利亚湖,古人是将一望无际的湖泊误认作为了海。

  

 

  其实早在民国时期,就有学者提出了“华夏西来”之说,再加上孙教授这么一解释,好像一切都很合理。但是,有很多学者却完全不同意他的观点,认为他这是在侮辱和抹黑华夏文明,并质疑他是怎么当上中科院教授的?

  反对者认为,孙卫东的话不严谨,中国目前并不是没有找到夏朝的考古实物,而是没有办法将找到的实物勘代到夏朝身上。其次,孙卫东通过引用古籍来佐证考古,本身科学性就不强。另外,孙卫东的其他证据和逻辑也有较大漏洞。

  小解认为,孙教授是一个坚定的华夏西来论的信徒,他的“大禹治水”之尼罗河观点是基于“夏朝即古埃及”之观点而来,其论证也是模棱两可,让人觉得好玩又有点可笑。随着科学技术的提高,夏朝的谜团一定可以解开,到那时孙教授或许会更睿智一些。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quwen/168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