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敬宗是怎样一个臣子 许敬宗和武则天关系揭秘

  许敬宗是一位颇具争议的历史人物,他在隋朝年间考中秀才,后来投奔瓦岗军。此后李密兵败,许敬宗转投唐朝,是李世民府上十八学士之一。许敬宗深受李世民重用,到了高宗时期,许敬宗支持李治立武昭仪为后,也是因为此事让武则天对许敬宗尤为感激,今后更是把他当成心腹。一个在众多皇帝眼里颇受好评的人,在民间却被称为“唐朝第一奸佞”,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许敬宗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1、真才实学

 

  许敬宗是隋朝吏部尚书许善心之子,“幼善属文”,才华出众。成年后初侍李密,“太宗闻其名,召署文学馆学士。”许敬宗由此成为李世民的十八智囊之一,又凭修成《武德》、《贞观实录》功劳大受赏赐。他颇以文才自负,常对亲信吹嘘:“当官不能凭著作立身安命,岂能自立门户!”

  唐太宗“大破辽贼于驻跸山”后,许敬宗奉命起草诏书。他肃立在唐太宗马前,真实再现出立马可待的一幕:文不加点,一篇“词彩甚丽”的草诏一挥而就。“帝爱其藻警,由是专掌诰令。”

  许敬宗文采出众,还颇有胆气:原太子李承乾被废后,属官张玄素等人“皆除名为民,不复用。”许敬宗上表辩称这些人均为“直言被嫌忌”的名士,希望朝廷对他们甄别使用。唐太宗从善如流,将大部分人甄别后重新提拔重用。

  唐高宗即位后,许敬宗仍凭深厚的文学功底倍受宠信。

  唐高宗游览古长安城时,问侍从“自秦汉以来,多少朝代曾在此定都?”许敬宗信口拈来,又轻松应答出唐高宗“昆明池是汉武帝何年中开凿”的问题。

  在陪侍唐高宗前往泰山封禅途中,因为窦德玄无法回答唐高宗“此地为何叫帝丘”问题,许敬宗主动解围,将帝丘的来龙去脉说得头头是道,还旁征博引回答出唐高宗“为何《尚书》中将济水与漯河并列,而现在济水与漯河不相属”的专业性极强的问题,深受唐高宗赞叹。许敬宗出足风头,到处得意洋洋自夸:“身为大臣,岂能没有才学!刚才窦德玄回答不出问题,我深以为耻!”

  许敬宗确实有足够的资本如此自诩。他一生著作等身,死后留下文史类作品“文集八十卷”,成为一笔宝贵的文史财富。

  

2、曲意逢迎

 

  许敬宗步步高升的秘诀,在于曲意逢迎。

  史载:唐太宗曾当面问他:“‘朕观群臣之中,唯卿最贤。’可为何还有些人非议您?”许敬宗花言巧语答道:“春雨贵如油,百姓爱其滋润大地,行人却厌其泥泞难行;秋月如镜佳人爱,盗贼却恨其光照四方不便盗窃。上天尚有不足,何况人间!臣又不是美酒羊羔能使众口调和。‘人生七尺躯,谨防三寸舌。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唐太宗被忽悠得连连称是,表扬他:“您说得太好了!朕要把它记录下来警示后人!“

  许敬宗升任礼部尚书期间,唐高宗为收回权力,“将废皇后王氏而立武昭仪”,但“又畏大臣不从”,于是用尽各种手段,以王皇后无子为由暗示舅舅长孙无忌支持自己,但“无忌终不许。”许敬宗一直“特赞成其计”,见皇上等人连连碰壁,赤膊上阵“亦数劝无忌”,被长孙无忌痛斥一番。

  许敬宗“私揣帝私”,深知唐高宗废王立武之心已定,于是公开跳出来力挺唐高宗:“陛下,庄稼汉年成好多收个三五斛,尚且想换掉黄脸婆。您富有四海,立个皇后有何不可!”这番不伦不类的言辞虽然粗鄙,却成为焦头烂额的唐高宗的救命稻草,“帝意遂定”,废王立武。许敬宗由此立下首功,索性痛打落水狗,“请削后家官爵”,将王皇后一家废为庶人,以免后顾之忧。

  武则天被立为皇后,因长孙无忌等人始终反对自己上位,心怀怨恨,暗示许敬宗与李义府为其消除心腹之患。许敬宗心领神会,指使心腹诬告长孙无忌等人磨刀霍霍企图谋反,请唐高宗将他们一网打尽。唐高宗装模作样抹着泪演戏:“我实在不忍心处罚我的亲舅舅,否则后代史官一定记录我不能和睦亲族!”许敬宗引经据典证明道:“汉文帝杀死其亲舅薄昭,史官不认是过失;长孙无忌比薄昭可恶万分,他‘忘先朝之大德,舍陛下之至亲,听受邪谋,遂怀悖逆,意在涂炭生灵。’”并恶毒地提出“合诛五族”建议。

  在武则天耳边风的狂吹和许敬宗斩草除根的启奏下,唐高宗最终根本不审问舅舅为何谋反,而“惟听敬宗诬构之说”,将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反对他废王立武的正直朝臣剥夺官职,流放黔州,使他们最终“并流死于岭外。”

  

3、为所欲为

 

  许敬宗自恃才高,目空一切。文德皇后驾崩后,在庄重的丧礼上,群臣身穿丧服整齐跪拜,空气中弥漫着哀伤悲痛的气息。突然,一声怪笑打破丧礼的肃穆,引得群臣纷纷侧目。原来,许敬宗在跪拜时,瞥见身边的“欧阳询貌丑异”,竟不顾礼仪“见而大笑。”这声怪笑使他遭到御史弹劾,“贬洪州司马。”

  好在他毕竟有真才实学,不久便咸鱼翻身重回京城。依附武则天后,他更加有恃无恐,开始了贪财好色的丑恶表演。他主持参与朝廷修撰《五代史》及《晋书》等史籍,已是“前后赏赉,不可胜纪。”却依然贪得无厌,四处伸手捞钱。

  为“多纳金宝”,他把最小的女儿远嫁“蛮酋冯盎之子”,由此再次遭御史弹劾,贬为郑州刺史。因此,“嫁少女于夷落”,成为倒许派的证据之一。

  许敬宗“好色无度”,荒淫奢侈,曾建造连楼数十余间,“使诸妓走马其上,纵酒奏乐自娱。”他一直垂涎妻子的婢女虞氏的美色,妻子死后,他迫不及待将虞氏立为继室。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其子许昂对虞氏一直垂涎三尺。虞氏与许昂年龄相仿,情投意合,早已勾搭成奸。奸情败露后,虞氏为自保,反咬一口将责任全部推给许昂。许敬宗被儿子带了绿帽,气急败坏将虞氏休出家门后,再表奏朝廷,以不孝之罪把许昂流放岭南。因此,倒许派攻击他“弃长子于荒徼(荒远边域)。”

  

4、肆意篡史

 

  许敬宗在与“有良史之才”的状元出身的敬播共同修撰《高祖》、《太宗实录》期间,因敬播秉正执笔,内容“颇多详实”,他也不敢轻易妄为。敬播“坐事出为越州长史”后,许敬宗独掌国史,便利用权力“窜改不平,专出己私。”以自己的爱憎来肆意删改历史,将国史当小姑娘般肆意打扮,记录史事或曲意迎合,或曲直不正。

  他的父亲许善心是隋朝礼部尚书,在江都兵变中被宇文化及杀害。目睹杀人现场的封德彝告诉别人:“虞世基被诛杀时,其弟伏地而行请求替兄受死。许善心被处死后,许敬宗被吓得跪地求饶才保住小命!”许敬宗怀恨在心,“及为封德彝立传,盛加其罪恶。”

  他贪图左监门大将军钱九陇的财宝,将女儿嫁给他,并在国史中不顾女婿“本皇家隶人”出身事实,曲意拔高女婿为门阀出身,且为无中生有“妄加功绩,并升与刘文静、长孙顺德同卷。”

  许敬宗“为子娶尉迟宝琳孙女为妻,多得赂遗。”再为尉迟宝琳父亲尉迟恭立传时,将尉迟恭的过错一笔勾销,使之成为金光闪闪的全人。他甚至胆大包天到把唐太宗赠长孙无忌的《威凤赋》移花接木为赠与尉迟恭。

  白州少数民族部落首领庞孝泰,本是平庸之辈,率兵随征高丽。高丽知其懦弱,突袭击败庞孝泰。庞孝泰自觉脸上无光,送给许敬宗许多珍宝,请他笔下超生。许敬宗笑纳囊中,立传时“称孝泰频破贼徒,斩获数万。”庞孝泰由此成为与苏定方齐名的名将。

  后晋刘昫在修撰《旧唐书》时评论许敬宗:“及敬宗掌知国史,竟以已所爱憎曲事窜改,论者非之。”许敬宗死后不久,他肆意歪曲历史的丑恶行径终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众人唾弃。唐高宗很是恼火,“以许敬宗等所记录多不实”原因,“诏刘仁轨等人改修国史”,力争把许敬宗歪曲的历史重新恢复原貌。此后,唐朝还多次修编国史,将许敬宗造成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限度。

  许敬宗虽才高八斗,但贪财好色、投机政治、妄自篡史,可谓劣迹斑斑,追谥“缪”恰如其分。但是,朝臣显然没有考虑到皇帝夫妻的感受。此时,唐高宗带病理政,武则天“垂帘于后,政无大小皆与闻之。天下大权,悉归中宫,黜陟、生杀,决于其口。”许敬宗对武则天有拥立之功,且为武则天鞍前马后消灭政敌立下汗马功劳,所以,唐高宗才以许敬宗之孙坚决反对为由,“诏令尚书省五品以上重议。”

  礼部尚书袁思敬对皇上夫妻的心思揣摩得很透彻,边向同僚们使眼色边建言:“按谥法:‘既过能改曰恭,请谥曰‘恭’”此谥号既明确定性许敬宗有过,但还不至于一条道走到黑,算是个可以向各方面交代的折中谥号。皇帝夫妻很满意,“诏从其议。”

  人无完人,许敬宗固然劣迹斑斑,但充其量也就是皇帝夫妻消灭异己的打手和马前卒,在历史上依然有其一席之地。因此,名列奸臣传第一名的许敬宗,可算是个毁誉参半的名士。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renwu/108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