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奇后羊献容 羊献容皇后人生简介

  说到这个羊献容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的,这个人也还是非常有意思的,最近很多人都说了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她的人生非常的崎岖,所以被誉为是这个一代奇后了,那么有的人要问了,这个羊献容为什么被称是奇后呢?还有这个羊献容的人生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下面我们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作者:慕容垂

  链接:

  来源:知乎

  

  首先羊献容做了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本来就不是自愿的。西晋永康元年即公元300年,军阀孙秀废了贾南风后,因为孙秀与羊献容的生母孙氏同族,所以孙秀才会说服赵王司马伦立羊献容为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的。孙秀才之所以这么做,不就是因为他也想要获得外戚身份,控制朝廷吗?就如同武悼皇后杨芷的父亲杨骏,惠皇后贾南风的外甥贾谧,以及贾南风的舅舅郭彰一般,羊献容本来就是孙秀手里的一颗棋子罢了。要知道她刚被孙秀立为皇后没多久,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帝之位就被自己的叔祖父――赵王司马伦废掉,并且关入金墉城,羊献容也跟着一起进了金墉城:

  〖惠羊皇后,讳献容,泰山南城人。祖瑾,父玄之,并见《外戚传》。贾后既废,孙秀议立后。后外祖孙旂与秀合族,又诸子自结于秀,故以太安元年(公元302年)立为皇后。将入宫,衣中有火。 〗――房玄龄《晋书•列传•第一章•后妃列传•惠皇后羊献容列传》

  其次,羊献容在做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期间正直西晋八王之乱的动乱时期,她和她的父亲羊玄之都多次差点死于非命,军阀张方、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洛阳令何乔都废过羊献容,河间王司马颙甚至打算杀了羊献容,后来因为刘暾、荀蕃、周馥等人的保护,所以羊献容才幸免于难,你说羊献容这个皇后能在当的再憋屈一点吗?什么人都能随便废了她,做为一国之母,却没有一点安全感,性命掌握在别人手中,只能任人摆布,还不如庶民之女,她凭什么要为这样的朝廷殉节呢!

  〖永兴初,张方又废后。河间王颙矫诏,以后屡为奸人所立,遣尚书田淑敕留台赐后死。诏书累至,司隶校尉刘暾与尚书仆射荀籓、河南尹周馥驰上奏曰:“奉被手诏,伏读惶悴。臣按古今书籍,亡国破家,毁丧宗祊,皆由犯众违人之所致也。陛下迁幸,旧京廓然,众庶悠悠,罔所依倚。家有跂踵之心,人想銮舆之声,思望大德,释兵归农。而兵缠不解,处处互起,岂非善者不至,人情猜隔故耶!今上官巳犯阙称兵,焚烧宫省,百姓喧骇,宜镇之以静。而大使卒至,赫然执药,当诣金墉,内外震动,谓非圣意。羊庶人门户残破,废放空宫,门禁峻密,若绝天地,无缘得与奸人构乱。众无智愚,皆谓不然,刑书猥至,罪不值辜,人心一愤,易致兴动。夫杀一人而天下喜悦者,宗庙社稷之福也。今杀一枯穷之人而令天下伤惨,臣惧凶竖乘间,妄生变故。臣忝司京辇,观察众心,实以深忧,宜当含忍。不胜所见,谨密启闻。愿陛下更深与太宰参详,勿令远近疑惑,取谤天下。 ”颙见表大怒,乃遣陈颜、吕朗东收暾。暾奔青州,后遂得免,帝还洛,迎后复位。后洛阳令何乔又废后。及张方首至,其日复后位。〗――房玄龄《晋书•列传•第一章•后妃列传•惠皇后羊献容列传》

  

  当年惠皇后贾南风被自己的另外一个外甥――齐王司马冏所废时,尚且还高喊两句:“陛下如果不满意自己的皇后的话,那么也应该由陛下亲自来废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敢直接废大晋皇后? ”,“我真后悔当年没有把那狗东西的脖子也绑起来,只是绑了他的尾巴(指的是赵王司马伦)”,这些话不也是羊献容的心声吗?问题是,她却连发声的机会都没有好吗!作为皇后,却没有任何话语权,当时的西晋王朝也已经被各种军阀混战打的千疮百孔,张方掳掠西晋首都洛阳后,洛阳更是成了人间地狱,连食物都没有多少,请问羊献容被张方关押在金墉城的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呢?说不定和沙丘宫中的赵武灵王赵雍一样只能抓老鼠蟑螂来吃了吧。就当时的西晋王朝那副德行,皇帝都要颠沛流离,被军阀们挟持着在洛阳、邺城、长安到处跑,就这什么大晋皇后的宝座,谁稀罕要啊?:

  〖后与冏母有隙,故伦使之。后惊曰:“卿何为来!”冏曰:“有诏收后。”后曰:“诏当从我出,何诏也?”后至上閤,遥呼帝曰:“陛下有妇,使人废之,亦行自废。”又问冏曰:“起事者谁?”冏曰:“梁、赵。”后曰:“系狗当系颈,今反系其尾,何得不然!” 至宫西,见谧尸,再举声而哭遽止。伦乃矫诏遣尚书刘弘等持节赍金屑酒赐后死。后在位十一年。赵粲、贾午、韩寿、董猛等皆伏诛。〗――房玄龄《晋书•列传•第一章•后妃列传•惠皇后贾南风列传》

  〖张方入京城,烧清明、开阳二门,死者万计。石超逼乘舆于缑氏。冬十月壬寅,帝旋于宫。石超焚缑氏,服御无遗。 〗

  〖(张)方决千金堨,水碓皆涸。乃发王公奴婢手舂给兵禀,一品已下不从征者、男子十三以上皆从役。又发奴助兵,号为四部司马。公私穷踧,米石万钱。诏命所至,一城而已。 〗

  〖张方大掠洛中,还长安。于是军中大馁,人相食。 ……(永安元年即公元304年)二月乙酉,废皇后羊氏,幽于金墉城,黜皇太子(司马)覃复为清河王。〗――房玄龄《晋书•帝纪•第四章•晋惠帝司马衷纪》

  再者,西晋永嘉之乱时期,也并不是没有殉国的贵族女子,比如说西晋愍怀太子司马遹的太子妃王惠风就殉国了。虽然如此,但是我们要明白的是,王惠风作为出身琅琊王氏的贵族女子,她是西晋太保,“卧冰求鲤”典故的主人公王祥的侄孙女,她的父亲王衍官至太尉,在西晋享受了各种殊荣。虽然太尉王衍在西晋位高权重,享尽荣华富贵,但是当西晋永嘉之乱时,他却直接向汉国汲郡公石勒投降,连石勒一个胡人都看不起他。 王衍的民族气节甚至不如他的女儿王惠风一个天天锁在深闺中的欧就直接“女流之辈”,这样的卿大夫在很多朝代灭亡的时候都存在,比如北宋靖康之乱时期,比如明朝灭亡的时候。他们明明自己就是软骨头,却喜欢要求别人(包括弱女子)都要坚守民族气节,简直是双重标准的可以 :

  

  〖衍自说少不豫事,欲求自免,因劝勒称尊号。勒怒曰:“君名盖四海,身居重任,少壮登朝,至于白首,何得言不豫世事邪!破坏天下,正是君罪。”使左右扶出。谓其党孔苌曰:“吾行天下多矣,未尝见如此人,当可活不?”苌曰:“彼晋之三公,必不为我尽力,又何足贵乎!”勒曰:“要不可加以锋刃也。”使人夜排墙填杀之。衍将死,顾而言曰:“呜呼!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时年五十六。 〗――房玄龄《晋书•列传•第十三章•王衍列传》

  就算不说王衍,我们就说在永嘉之乱时被王弥俘虏的晋怀帝司马炽,身为大晋皇帝,他自己就真的守民族气节了吗?那是你想多了。晋怀帝司马炽到了匈奴汉国的首都平阳后,他直接匍匐在汉国昭武帝刘聪的宝座下,对刘聪歌功颂德,身为天子在国破家亡时尚且如此窝囊,凭什么单方面要求羊献容一个弱女子为那些把她当作玩具一样玩弄的诸侯王爷们的王朝去殉节呢?:

  〖聪假怀帝仪同三司,封会稽郡公,庾珉等以次加秩。聪引帝入宴,谓帝曰: “卿为豫章王时,朕尝与王武子相造,武子示朕于卿,卿言闻其名久矣。以卿所制 乐府歌示朕,谓朕曰:‘闻君善为辞赋,试为看之。’朕时与武子俱为《盛德颂》, 卿称善者久之。又引朕射于皇堂,朕得十二筹,卿与武子俱得九筹,卿赠朕柘弓、 银研,卿颇忆否?”帝曰:“臣安敢忘之,但恨尔日不早识龙颜。”聪曰:“卿家骨肉相残,何其甚也?”帝曰:“此殆非人事,皇天之意也。大汉将应乾受历,故为陛下自相驱除。且臣家若能奉武皇之业,九族敦睦,陛下何由得之!” 至日夕乃出,以小刘贵人赐帝,谓帝曰:“此名公之孙,今特以相妻,卿宜善遇之。”拜刘为会稽国夫人。〗――房玄龄《晋书•载记•第二章•刘聪载记》

  更何况当时西晋首都洛阳沦陷时是什么情况啊?晋怀帝司马炽自己都要丢下洛阳跑了,根本不管他的嫂嫂羊献容的死活,只不过晋怀帝司马炽没跑掉而已。更何况晋怀帝司马炽自己就参与八王之乱了,他自己也算助纣为虐的成员之一,不要说什么被逼迫的。当时不愿意助纣为虐的皇室成员仍然有,比如说平原王司马干,又比如说晋元帝司马睿,至于晋怀帝司马炽不过一样是一个为了权利,不管他人死活的军阀皇帝而已,历史上这样的皇帝在乱世中多的是,七尺男儿们尚且对他们不满,凭什么要女人为他们的王朝殉节?

  〖大将军苟晞表迁都仓垣,帝将从之,诸大臣畏滔,不敢奉诏,且宫中及黄门恋资财,不欲出。至是饥甚,人相食,百官流亡者十八九。帝召群臣会议,将行而警卫不备。帝抚手叹曰:“如何会无车舆!” 乃使司徒傅祗出诣河阴,修舟楫,为水行之备。朝士数人导从。帝步出西掖门。至铜驰街,为盗所掠,不得进而还。(西晋永嘉五年即公元311年)六月癸未,刘曜、王弥、石勒同寇洛川,王师频为贼所败,死者甚众。 庚寅,司空荀籓、光禄大夫荀组奔轘辕,太子左率温几夜开广莫门奔小平津。

  (西晋永嘉五年即公元311年六月)丁酉、刘曜、王弥入京师。帝开华林园门,出河阴藕池,欲幸长安,为曜等所追及。曜等遂焚烧宫庙,逼辱妃后,吴王晏、竟陵王楙、尚书左仆射和郁、右仆射曹馥、尚书闾丘冲、袁粲、王绲、河南尹刘默等皆遇害,百官士庶死者三万余人。 〗――房玄龄《晋书•帝纪•第五章•晋怀帝司马炽纪》

  

  最后我想说的是,其实过去的很多史学家,以及文学家都很喜欢站在男性统治者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并且很自觉的为这些男性统治者辩护。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的很多言论真的让人瞠目结舌。比如说隋朝灭亡了,就怨到萧皇后身上,唐朝发生安史之乱了,就怨到杨贵妃身上,清朝大军入关了,就怨到陈圆圆身上,而他们之所以有这种思想,不过是因为那群肉食者本身就是这样想的。比如说唐僖宗李儇在各位将军帮助下平定黄巢起义军后,就指责那些被黄巢掳掠的妇女为什么要“从贼”,这不是废话吗?你身为大唐天子,你和你手下的将军有那么多军队,一群人高马大的七尺男儿尚且打不过叛军,被叛军攻破了京城,你作为大唐皇帝自己都弃城而逃,你让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不“从贼”能怎么办啊?

  〖(大唐中和四年即公元884年)秋,七月,壬午,时溥遣使献黄巢及家人首并姬妾,上御大玄楼受之。宣问姬妾:“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其居首者对曰:“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 ”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人争与之酒,其馀皆悲怖昏醉,居首者独不饮不泣,至于就刑,神色肃然。 〗――(司马光、刘攽《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二 •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李儇)下之上中和四年甲辰,公元八八四年》)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renwu/143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