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秀夫为什么不带着幼帝逃走,而是选择投海自尽

  喜欢宋朝历史的朋友,一定不会对陆秀夫陌生。陆秀夫20岁和文天祥同登进士榜,后来陆秀夫为左丞相。只是南宋面对强大的元军,渐渐暴露出疲态,最后无力反击,随着元军南下,宋军节节败退,亡国似乎在所难免。此时陆秀夫决定以身殉国,他逼迫家人投海,自己也带着年仅8岁的宋末帝一起赴死。或许有人不理解陆秀夫为什么不带着宋末帝往东南亚逃跑,而是一定要寻死呢?

  

  

1、才思清丽

 

  陆秀夫天性聪慧,幼时师从孟先生。孟先生有学生百余人,唯独对他青睐有加,曾指着他骄傲地向别人介绍:“此非凡儿也!”陆秀夫也不负师望,22岁时与文天祥同登宋理宗的进士榜,被镇守淮南的南宋名将李庭芝招为幕僚。

  陆秀夫“才思清丽,一时文人少能及之。性沉静。”每次幕僚们到官署请见李庭芝,宾主们把酒言欢、其乐融融。陆秀夫往往端坐一旁,一言不发。在宴席上,他也时常正襟危坐,矜持庄重,少与人言。李庭芝考察幕僚事务,陆秀夫总是做得最好。李庭芝更加器重他,“三迁至主管机宜文字。”

  其后,元军大举南下,宋廷危在旦夕,李庭芝的幕僚大多作鸟兽散,唯独陆秀夫等数人誓死追随李庭芝。李庭芝甚为感动,上表举荐陆秀夫。陆秀夫由此被朝廷任命为司农寺丞,并“累擢至宗正少卿兼权起居舍人。”

  1276年2月,南宋朝廷在临安举行受降仪式,宋恭帝被俘,南宋灭亡。但是,宋朝宗室与爱国军民依然不屈不挠进行着英勇抵抗。宋恭弟的弟弟益王赵昰与卫王赵昺,在忠心耿耿的文武群臣保护下,于亡国前顺利逃出临安。陆秀夫亦追随二王逃至温州,与文天祥、陈宜中和张世杰等大臣会合后,决定组成南宋流亡小朝庭,继续南逃至福州,拥立年仅七岁的赵昰为宋端宗。

  

  

2、辅助二帝

 

  文天祥奔走各地号召组织军民抗击元军,陆秀夫等人护送二王至福州。陆秀夫因“久在兵间,知军务”,成为宰相陈宜中的军事顾问。他全心全意辅助陈宜中,恪尽职守,知无不言。

  南宋流亡朝廷漂泊海上,由杨太妃垂帘听政。杨太妃自知孤儿寡母,全凭群臣支撑,因此非常谦逊,与群臣对话“犹自称奴”,大小政事更是难以治理。朝廷议政时,群臣往往如丐帮集会般无礼仪,惟有陆秀夫一如既往端持手板肃立。在逃往途中,他经常“凄然泣下,以朝衣拭泪,衣尽浥,左右无不悲动者。”

  流亡朝廷在井澳(今中山市南海中)遭遇飓风,超过四成宋军在飓风中丧命。宋端宗落水染病,后惊惧而死。树倒猢狲散,“群臣皆欲散去。”

  陆秀夫力挽狂澜,对群臣说:“度宗皇帝还有一子尚在!古人曾创造过仅凭一旅即可成就中兴奇迹。我朝百官具在,士卒尚存数万,还有数万军队,上天如不灭大宋,我等就能凭此振兴国家!”一番话说得群臣热血沸腾,与他共同拥立赵昺为帝。

  陆秀夫被任命为左丞相,与张世杰一起执政。张世杰在外驻守崖山,陆秀夫居内筹措军粮、调集工役,事无巨细,皆亲力亲为。军政事务再忙,他也每日抽时间撰写《大学章句》,并将侍奉二帝的详情写成回忆录。

  

  

3、悲壮蹈海

 

  崖山被攻破后,陆秀夫护送宋末帝母子乘御船逃走。张世杰率帅船接应,因御船体积庞大,被无数船只阻隔而无法突围,便派小舟前去接应。

  当晚,海面上风急浪高,迷雾四起,伸手不见五指。张世杰派出的小船靠近后说明来意,陆秀夫既担心宋末帝母子被出卖或被俘受辱,又怀疑是元军诱敌之计,坚持不让宋末帝母子上船。

  陆秀夫背负宋末帝蹈海殉国后,张世杰闻讯悲痛欲绝,乘着月黑风高,驾船杀出一条血路,保护杨太妃等人冲出重围。杨太妃得知“昺投海死”噩耗,悲恸欲绝哭喊:“我历尽艰险勉力从事的原因,仅是为赵氏祭祀还有一线指望啊!现在天命如此,生有何意!”她趁人不备,“遂赴海死。其将张世杰葬之海滨。”

  张世杰本想保护好杨太妃,继续寻找赵氏宗室复国。埋葬杨太妃后,他万念俱灰,任由“飓风坏舟,溺死平章山下。”

  之前,文天祥已战败被俘,被押送至进攻崖山的元军元帅张弘范账下。张弘范请他写信劝降张世杰,文天祥大义凛然,挥笔写下流传千古的《过零丁洋》。崖山海战,文天祥目睹战事之惨烈,写下著名的《《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一诗,真实记录下海战的惨烈与结局:“一朝天昏风雨恶,炮火雷飞箭星落。谁雌谁雄顷刻分,流尸漂血洋水浑。昨朝南船满崖海,今朝只有北船在。昨夜两边桴鼓鸣,今朝船船鼾睡声。......”

  陆秀夫生前,将记录二王的回忆录交给礼部侍郎邓光荐,请他传给后人。邓光荐死里逃生把书带回江西庐陵,死后,“其书存亡无从知。”

  陆秀夫携帝蹈海,宋朝军民与元军血战不降,使崖山成为汉民族的一块丰碑。周总理视察崖山时高度评价道:“崖山这个地方的历史古迹是有意义的,宋朝虽然灭亡了,但当时许多人继续坚持抗元斗争,保持了民族气节。”

  如今,中华民族已然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新中国成立后至今,虽已实现和平崛起的战略目标,但依然处于内忧外患之中。西部有某开挂国蠢蠢欲动,东边有太阳旗充当某大国马前卒,北方邻国出于战略需要摇摆不定,南海与东海战云密布山雨欲来风满楼。某大国挥舞政治经济制裁大棒,不断挑衅中国底线。因此,民族气节这面凝聚华夏民族民心的光辉旗帜,必须永远飘扬在神州赤县上空!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六十余万字。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renwu/158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