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五贵指的是哪五个人?解密隋炀帝手下五大重臣

  说起隋炀帝,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了。在隋炀帝登基称帝的时候,手下有着5位深受信任和重用的臣子,他们就是帮助隋炀帝建功立业的人。由于他们都是大业年间的重臣,所以这五个人被称之为“大业五贵”。那么这五个人分别是谁呢?下面甲骨文诗词小编就带着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一、苏威(542~623年),字无畏,京兆郡武功县(今陕西省武功县)人。北周至隋朝大臣。

  苏威出身士族,父亲苏绰是西魏名臣。之后苏威继承了美阳县公的爵位,任郡功曹。大冢宰宇文护见到他很是礼遇,把自己的女儿新兴公主嫁给他。不久,授为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改封爵位为怀道县公。北周武帝亲政后,拜授苏威为稍伯下大夫。开皇元年(581年),杨坚称帝,征拜苏威为太常卿、太子少保、邳国公,食邑三千户。不久又让他兼任纳言、吏部尚书。

  苏威经常奏请,减轻赋税和劳役,致力于采用较轻的制度,与民谋福祉,隋文帝大多听从他。苏威逐渐被隋文帝亲近看重,与高熲参与执掌朝政。苏威经常极力陈说节俭的美德来告诫皇帝。隋文帝曾愤恨一个人,将要杀他,苏威多次劝告且阻拦。不久苏威又兼任大理卿、京兆尹、御史大夫,原本任职不变。不久,苏威拜受刑部尚书。当时高熲与苏威同心协力,二人用心筹划政事刑法,在执行法治时不时修订,使得天下大治。不久苏威又转任民部尚书,依旧担任纳言。之后苏威南下赈灾。开皇七年(587年)四月,苏威转任吏部尚书,兼任国子祭酒。

  隋朝建立后,法令规章杂乱混杂,于是在开皇三年(583年),隋文帝再次命令朝臣修订法律,作为一朝通用的典章制度。法令的标准、样式,大多是苏威制定的。开皇九年(589年),拜受尚书右仆射。开皇十年(590年),隋文帝巡幸并州,下令他与高熲一起留守京城总理诸事。不久又把苏威召到隋文帝的行辕所在,让他处理民间诉讼。他的建议皆被隋文帝所采纳。开皇十七年(597年),突厥都蓝可汗经常制造边患,朝廷于是派苏威前往突厥,与他们缔结和亲盟约,可汗派遣使臣来京贡献地方特产。苏威因为劳苦功高,晋位大将军。

  隋炀帝继位后,加封苏威为上大将军。大业三年(607年)七月,天子兴修长城,苏威劝告隋炀帝停止大兴劳役。之后,苏威随隋炀帝征讨吐谷浑,升任左光禄大夫。隋炀帝因为苏威是前朝旧臣,逐渐委以重用。他与宇文述、裴矩、裴蕴、虞世基参掌朝政,当时称他们为“五贵”。到辽东之役时,苏威兼任左武卫大将军,升任光禄大夫,赐宁陵侯爵位,之后晋封房公。第二年,随隋炀帝征讨辽东,任右御卫大将军。之后杨玄感造反,隋炀帝回到涿郡,下诏苏威安抚关中。大业九年(612年),隋炀帝亲下手诏称赞苏威,苏威当时被尊重的程度,大臣中无人可与他相比。

  之后天下大乱,苏威知道隋炀帝不可改变,心中很担忧。刚好隋炀帝问苏威有关盗贼的事,苏威回答,盗贼近在荥阳、汜水一带。隋炀帝不高兴便不再问了。不久苏威献上一部《尚书》,旨在劝诫隋炀帝,炀帝更加不满。后来又问他讨伐辽东之事,苏威说,希望能赦免群聚的盗贼,让他们讨伐高丽,隋炀帝因此更加恼怒。御史大夫裴蕴明白隋炀帝心意,让人告苏威主持选拔官员时,滥授别人官职,又说他害怕突厥,请求回到京师,隋炀帝下令调查这些事。案件议定之后,隋炀帝下诏解除了苏威的官职,将他贬为庶民。

  隋炀帝死后,苏威陆续归附宇文化及、李密、越王杨侗、王世充。武德四年(621年),秦王李世民平定王世充。苏威多次请求拜见,都未被允许。武德六年(623年),苏威在家去世,享年82岁。

  

 

  二、裴矩(548-627年),本名裴世矩,字弘大,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人。隋唐时期政治家、外交家、战略家、地理学家。

  裴矩父亲是北齐太子舍人裴讷之。裴矩在北齐历任司州兵曹从事、高平王文学。北齐灭亡后,裴矩被杨坚征辟为记室,深受器重。大象元年(579年),北周静帝任命杨坚为丞相。杨坚召裴矩回京,授为丞相府记室。开皇元年(581年),杨坚称帝,建立隋朝,是为隋文帝。裴矩升任给事中,主持内史省事务,代理内史舍人。

  开皇八年(588年),隋文帝任命晋王杨广为元帅,率军南伐陈国,裴矩则任元帅府记室。隋军攻破丹阳后,杨广命裴矩与高颎一同收集陈国的地图、户籍。开皇十年(590年),裴矩奉诏巡抚岭南地区。他尚未启程,有叛军在江南作乱。裴矩行至南康,聚集士卒数千人。这时,叛军进逼广州,又分兵围困东衡州。裴矩与大将军鹿愿解东衡州之围,先后在大庾岭、原长岭击破叛军,斩杀贼首,一直打到南海,叛军溃散而逃。后来,裴矩安抚岭南二十余州。裴矩回朝后,被授为开府,赐爵闻喜县公,并担任民部侍郎,不久又改任内史侍郎。

  当时,突厥强盛,而都蓝可汗之妻大义公主是北周宗室,因此常入侵边境。开皇十三年(593年),大义公主与随从私通,被揭发。裴矩趁机出使突厥,游说都蓝可汗,让他杀死大义公主。开皇十九年(599年),突厥都蓝可汗与达头可汗联盟,并打败启民可汗。启民可汗南下归附隋朝。隋文帝任命太平公史万岁为行军总管、裴矩为行军长史,出兵定襄道,趁机攻打突厥。之后后奉命抚慰启民可汗,升任尚书左丞。仁寿二年(602年),独孤皇后病逝。裴矩与牛弘参照《齐礼》,制定殡葬制度,改任吏部侍郎。

  隋炀帝杨广继位后,西域诸国纷纷前往张掖,同中原往来通商,裴矩奉命监管互市。他知道隋炀帝有吞并西域的打算,便查访西域的风俗、山川等情况,撰写《西域图记》三篇,回朝奏明朝廷。隋炀帝大喜,每日都向他询问西域情况。裴矩又提议吞并吐谷浑。隋炀帝遂命裴矩经略西域,又拜他为民部尚书。不久,裴矩升任黄门侍郎、参预朝政,并前往张掖,引导西域蕃邦入京朝贡。

  大业四年(608年),裴矩出使游说铁勒,让他们出兵攻打吐谷浑。吐谷浑大败,可汗伏允率部西迁。隋炀帝命宇文述攻入吐谷浑境内,夺取曼头、赤水二城,掠夺大量人口。吐谷浑大举南迁,其原有领土东西四千里、南北二千里皆被隋朝占领。

  

 

  大业五年(609年),隋炀帝打算西巡河右。裴矩遣使游说高昌王麹伯雅与伊吾吐屯设等人,许以厚利,让他们派使者入朝。三月,炀帝西巡,到达燕支山。高昌王、伊吾设等人与西域二十七国国主亲自相迎,并佩金玉,披锦缎,焚香奏乐,歌舞喧哗,还让武威、张掖等郡百姓穿着盛装跟随观看,车马堵塞,绵延十余里,以显示中原的强盛。隋炀帝非常高兴,进封裴矩为银青光禄大夫。裴矩因此得到隋炀帝的赞赏。后来,裴矩又进献反间计,使突厥射匮可汗进攻处罗可汗,处罗可汗只得随使者入朝。

  大业八年(612年),隋炀帝发兵征讨高句丽,裴矩兼领武贲郎将,随军出征。隋军最终兵败而回。大业九年(613年),裴矩再次随征高句丽。当时,杨玄感叛乱,兵部侍郎斛斯政叛逃高句丽。裴矩兼掌军中事务,进位右光禄大夫。八月,隋炀帝回师涿郡,剿灭杨玄感,又命裴矩安抚陇右一带。裴矩前往会宁,抚慰曷萨那部落,并让阙达度设入侵吐谷浑,大肆劫掠,壮大其部落。隋炀帝对他大加赏赐。大业十年(614年),裴矩随隋炀帝前往怀远镇,并总领北蕃军事。

  大业十二年(616年),裴矩随隋炀帝前往江都(今江苏扬州)。当时,天下大乱,义军四起,各处郡县纷纷上奏朝廷,裴矩奏知炀帝。炀帝大怒,让他回长安接待蕃国使臣,但裴矩却称病未去。后来,炀帝更加骄奢淫逸,裴矩只是逢迎取悦,不敢有所谏诤。义宁元年(617年),李渊在太原起兵反隋。武德元年(618年),宇文化及发动江都之变,弑杀隋炀帝。后来,宇文化及篡位,建立许国。裴矩被授为尚书右仆射、光禄大夫、河北道安抚大使,封蔡国公。

  而这时,李渊早已在长安称帝,建立唐朝,是为唐高祖。武德二年(619年),宇文化及兵败被杀,裴矩又被窦建德俘获。窦建德认为裴矩是隋代旧臣,对他非常礼遇,任命他为吏部尚书。裴矩后又以尚书右仆射之职主持铨选,并制定朝纲礼仪,使得夏国法度完备。窦建德大悦,常向他咨询政事。武德四年(621年),窦建德在虎牢关之战中被秦王李世民生擒。窦建德余下势力,决定降唐,裴矩与李公淹、魏徵前往长安,并将崤山以东地区全部献给唐朝。裴矩被授为殿中侍御史,封安邑县公。武德五年(622年),裴矩被拜为太子左庶子,后改任太子詹事。

  武德九年(626年),李世民继承帝位,是为唐太宗,任命裴矩为民部尚书。当时裴矩年近八十,但却精神矍铄,又精通典制,深受太宗推崇。贞观元年(627年),裴矩病逝,时年80岁。追赠绛州刺史,谥号为敬。

  

 

  三、裴蕴(?—618年),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 隋朝时期大臣。

  裴蕴一开始在陈朝做官,但他估计北方的杨坚可能会统一全国,曾暗中派人送信给杨坚,表示“请为内应”。陈朝被隋灭掉后,隋文帝杨坚接见陈朝官员。当接见到裴蕴时,杨坚想起了“请为内应”之事,便破格提拔裴蕴,授为仪同之职。之后,裴蕴又历任洋、直、棣等州刺史,都有功绩。

  大业年间,连续几年考绩,裴蕴均名列第一。隋炀帝听说他很能干,将他调到中央任太常少聊,主管礼仪文艺方面工作。裴蕴揣知隋炀喜好声色、讲究排场,便大张旗鼓地扩充宫廷乐府,“增益乐人至三万余”。隋炀帝对此十分满意,随即就让裴蕴出任民部侍郎,掌管户籍与财税。

  当时,户口管理比较混乱,瞒报、漏报现象很严重。裴蕴做过几任地方长官,熟悉其中内情。为此,他提出一整套核查办法,强化问责与奖励。那一年,“诸郡计账进二十四万三千丁,新附口六十四万一千二百。”这次人口普查成功,不仅改进了户口管理,而且有利于增加财政收入。隋炀帝非常高兴,面向百官表扬裴蕴:“前代无贤才,导致户口罔冒。如今彻底核实了,全由裴蕴一人成就。”不久,裴蕴被擢授御史大夫。作为御史大夫,裴蕴本应秉公监察司法,可他丝毫不讲原则,热衷于揣摩上意,依此行事。

  之后,杨玄感因炀帝猜忌大臣,不能自安,于大业九年起兵造反,最终兵败身亡。炀帝命裴蕴追查其党羽,裴蕴领受此旨,知道炀帝只在乎稳定而轻视人命。于是,裴蕴与兵部尚书樊子盖以清理杨玄感党羽名义,总共有三万余人被杀,家产全都抄没,流放人员六千余人。牵涉此案的死难者大都是冤枉的,他们冤死于裴蕴等人的严刑竣法与粗暴执法。

  之后裴蕴跟随隋炀帝参与攻打辽东和游幸江都。大业十四年(公元618年),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与司马德戡在江都(今江苏扬州)发动兵变弑君,裴蕴在这次兵变中与隋炀帝等王公大臣一同被杀。

  

 

  四、虞世基(?~618),字懋世,会稽余姚(今浙江慈溪市观海卫镇鸣鹤场)人。隋朝大臣,唐朝名臣书法家虞世南的哥哥。

  虞世基父亲虞荔,是陈朝大臣。虞世基为人沉静,喜愠不形于色,博学高才,能写书法,尤善草隶。在陈国,任建安王法曹参军事,历祠部殿中二曹郎、太子中舍人、尚书左丞等职。

  陈国覆灭入隋。任通直郎、内史舍人,受隋炀帝的器重,隋炀帝时为内史侍郎,专典机密,参掌朝政。又进位金紫光禄大夫。谄媚隋炀帝,先后任光禄大夫、内史侍郎,生活豪奢。在内史侍郎任内,与牛弘、苏威、宇文述等六人共同参与吏部选官,时人谓之“选曹七贵”。七人中虞世基有专断之权,并借此收受贿赂。大业八年(公元612年),从征高丽,授金紫光禄大夫。数次劝谏不纳,惧祸及己,不敢忤逆。

  大业十四年(618年)宇文化及弑杀炀帝,虞世基等也被诛杀。

  

 

  五、宇文述(546年—616年)本姓破野头,字伯通,代郡武川(今内蒙古武川县)人。隋朝名将,枭雄宇文化及父亲。

  宇文述本姓破野头,鲜卑族。父亲宇文盛,北周时期将领,屡有战功,拜上柱国。宇文述年少时就很骁勇,熟习弓马。北周武帝时,宇文述因父亲宇文盛的军功,开始担任开府。宇文述生性谦恭严密,北周权臣、大冢宰宇文护非常喜爱他,因此让他以本官身份担任自己的亲信。北周武帝除掉宇文护,自己掌握政权后,召宇文述担任左宫伯,累功升任英果中大夫,赐封爵位博陵郡公,不久改封濮阳郡公。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五月,周宣帝宇文赟病死。周静帝宇文衍年幼,左丞相杨坚专政。六月,尉迟迥公开起兵反对杨坚。七月,杨坚令韦孝宽为行军元帅,率军讨伐尉迟迥。宇文述以行军总管率步骑三千,跟从韦孝宽击之。尉迟迥部将李俊正围攻怀州(今河南沁阳),宇文述奉韦孝宽之命将其击破。之后宇文述又与诸将在武陟之战中击败尉迟惇,宇文述在作战中冲锋陷阵,俘敌甚众,每战有功。平乱之后,宇文述被破格拜上柱国,进爵褒国公。

  北周大定元年(581年)二月,大丞相杨坚受禅登基,是为隋文帝,年号开皇。宇文述受封右卫大将军。开皇八年(588年)十月,隋文帝下令攻打陈国。宇文述任行军总管,领兵三万准备南渡。开皇九年(589年)正月十七日,宇文述率所部三万人渡江,当时韩擒虎、贺若弼两军夹攻丹阳,宇文述进占石头城(今南京城西清凉山),以为声援。二十日,隋军攻入建康(今南京),俘虏陈后主,陈朝灭亡。

  陈朝灭亡后,陈朝吴州刺史萧瓛拒不降隋,拥兵自立,吴地人共推他为主。东扬州刺史萧岩也据州拒降。开皇九年(589年)二月,隋文帝杨坚派宇文述率军讨伐,水陆并进。见宇文述军至,萧瓛在晋陵城东立栅设营,又绝塘道,并派部将王褒守御吴州(今江苏吴县),自率大军进入太湖,欲从背后袭击宇文述军。宇文述率军击破晋陵城东敌军营栅,随即回兵攻打萧瓛,大败萧瓛所部。另派兵一部袭陷吴州,王褒弃城逃走。萧瓛收拾余部退保包山(今太湖),又被水军击破。萧瓛被抓获,萧岩降隋。萧瓛、萧岩被送往长安斩首。宇文述平定三吴之地,为日后统一岭南奠定了基础。宇文述因功拜安州总管。

  

 

  当时隋文帝长子杨勇为皇太子,次子杨广为晋王,镇守扬州,杨广为拉拢宇文述,便奏请其为寿州刺史总管。杨广此时已有夺太子之位想法,便请请宇文述为他出谋划策。宇文述献计结交京中重臣杨素和杨约兄弟。杨广闻后大喜,开皇二十年(600年),杨广让宇文述带了大量财宝进京。宇文述的京都之行,为杨广夺取太子铺平了道路。从此杨广与宇文述的交情远胜于他人,并将长女南阳公主许配给宇文述的次子宇文士及。在宇文述与杨素兄弟的谋划下,同年(600年)十一月,隋文帝下诏改立晋王杨广为皇太子。杨广随即以宇文述为左卫率。

  仁寿四年(604年)七月,隋文帝病逝后,太子杨广即位,是为隋炀帝。大业元年(605年)正月,隋炀帝拜宇文述为左卫大将军,改封许国公。大业三年(607年),又加开府仪同三司。

  大业四年(608年)七月,黄门侍郎裴矩游说铁勒进攻吐谷浑。吐谷浑战败,可汗伏允率部退入西平郡(今青海乐都)境内,遣使向隋王朝请降求救。隋炀帝令宇文述、观德王杨雄接应吐谷浑降众。伏允可汗见隋军强盛,惧不敢降,又率众西逃。宇文述率军追之,在曼头城(今青海兴海)大败吐谷浑,杀其众三千余人,乘胜又攻占了赤水城(兴海东南)。吐谷浑残部再次退守丘尼川,隋军继续追击,在丘尼川再次大败吐谷浑,俘虏其王公、尚书、将军共两百人,部落前来归降者有十余万口。吐谷浑东西四千里,南北两千里的疆域,皆为隋朝所有,隋在此设鄯善、且末、西海、河源四郡。

  大业五年(609年),宇文述随隋炀帝西巡燕支山。由于地处戈壁,为防止发生意外,宇文述每次都亲自率侦察兵出巡。时吐谷浑攻张掖,宇文述又率军将其击退。回朝后,隋炀帝命宇文述与苏威参预朝政。宇文述当时飞黄腾达,地位与苏威平等,而且更受隋炀帝的亲爱。同时宇文述也善于迎逢,此后,宇文述更得隋炀帝的宠爱,一时权倾朝野,隋炀帝对他的话也是言听计从。宇文述为人还贪婪卑鄙,向人索取财物。

  大业八年(613年)正月,宇文述被任命为扶馀道军将,征讨高句丽。三月,隋军强渡辽水,在辽水(今辽河)东岸大败高句丽军,死者万计,并乘胜进围辽东城(今辽宁辽阳市)。五月,高句丽军几次出战受挫,乃婴城固守,辽东城久攻不破。隋军长期顿兵坚城之下,人困马乏,士气和战斗力大减。六月,隋炀帝亲至辽东城,斥责诸将不肯效命,亲督诸军继续攻城,同时命宇文述等率九军共三十万人,渡辽水,越过高句丽诸城,向鸭绿水挺进,与水军配合攻打平壤。

  

 

  九路军马行至半路时,粮草已所剩无几了。宇文述欲还师,诸将多异同,宇文述又拿不准隋炀帝的心思,犹豫不决。于仲文力劝继续进军宇文述闻后,不得已而从之,隋军乃渡过鸭绿江。高句丽大臣乙支文德见隋军将士面带饥色,遂继续采取疲敌战术。每与隋军交战,一触即退。隋军为暂时的胜利所迷惑,深入到距平壤只有三十里的地方。乙支文德又遣使诈降。宇文述鉴于将士疲劳已极,不可再战,便答应还师。后撤的隋军沿途不断遭到高句丽军的袭击,只得且战且退。之后行至萨水,高句丽军乘隋军半渡时,发起猛攻,担任后卫的辛世雄战死,其余诸军皆溃,仓皇逃窜。宇文述等退到辽东城,据说仅剩两千余人,物资器械损失殆尽。隋炀帝见大势已去,率军撤退。

  讨伐高句丽大败而归,隋炀帝大怒,遂将宇文述下狱。宇文述平时得宠于隋炀帝,隋炀帝不忍诛杀宇文述,于是将宇文述罢官为民。大业九年(613年)正月,隋炀帝将宇文述官复原职,待之如初。不久又加开府仪同三司。三月,隋炀帝再次御驾亲征高句丽。行至黎阳(今河南浚县),留礼部尚书杨玄感于此督运粮草。四月二十七日,隋炀帝的车驾渡过辽水。二十九日,隋炀帝命宇文述和上大将军杨义臣率军由北路疾行至平壤。由于隋军兵强马壮,计划周密,准备充分,所以作战非常顺利。

  此时,杨玄感忽然在黎阳起兵反隋,隋炀帝大惊,密令诸将撤军,并令宇文述率军急赴河阳,讨伐杨玄感。宇文述和屈突通驰援东都,对包围洛阳的杨玄感形成反包围态势。二十日,杨玄感接受建议,解除了对东都的包围,率军西进,准备夺取关中。但是被弘谷太守杨智积用计牵制,耽误了宝贵的三天时间。杨玄感军被宇文述等各路隋军追上,杨玄感且战且退。八月,隋军与杨玄感列阵决战,宇文述与来护儿列阵当其前,遣屈突通以奇兵击其后,大破之,杨玄感仅率十余骑逃往上洛(今陕西洛南)。杨玄感自知大势已去,自杀而死。

  大业十年(614年),宇文述奉命东征,跟随隋炀帝三征高句丽。大业十一年(615年),宇文述随隋炀帝出塞北巡。大业十二年(616年)七月,江都新作龙舟,送至东都,宇文述看出隋炀帝还想巡游,便提议到江都游玩,隋炀帝闻后大悦。当月,隋炀帝至江都,在此尽情玩乐。大业十二年(616年),宇文述一病不起,之后去世,追赠司徒、尚书令、十郡太守,谥号为恭。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renwu/158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