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瓦辛格父亲是谁?施瓦辛格父亲是纳粹?

  施瓦辛格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多少都会有些了解了,了解的朋友们都知道,其实施瓦辛格并不是一个美国人,实际上是奥地利人,日耳曼血统。施瓦辛格曾经托公司调差多自己父亲的过去,毕竟他父亲那个时代的欧洲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那么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了解一下施瓦辛格的父亲,看看他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1990年7月,有新闻报道称,影星阿诺德·施瓦辛格的父亲是个纳粹,于是施瓦辛格本人就托付在西蒙·威森塔尔中心的朋友,帮他弄清事情的真相。

  据西蒙·威森塔尔中心的创建者马文·西尔回忆,当时施瓦辛格告诉他:“我对父亲的过去知道得不多,我不知道我父亲过去是好还是坏,但我希望你们把他的过去查清楚。”

  西蒙·威森塔尔中心是个以著名的纳粹猎人“西蒙·威森塔尔”的名字命名的调查公司,这家公司的确有调查这种事的资本,因此让这家公司调查,绝对是个明智的选择,况且施瓦辛格本人在经济上也曾常年对其资助。

  经过两个月的调查,西蒙·威森塔尔中心判定:施瓦辛格的父亲古斯塔夫斯·施瓦辛格的确是德国纳粹党的成员,他是于1938年自愿申请加入该党的。但重要的一点是,没有证据表明,他是个战犯。原因是西蒙·威森塔尔中心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施瓦辛格的父亲曾加入德国臭名昭著的军事组织,比如纳粹暴风部队(SA)或者纳粹德国党卫军(SS),而当时绝大多数的希特勒的支持者们都加入了这些军事组织。奥地利国家档案馆有了新发现

  

 

  但是本周,《洛杉矶时报》在奥地利维也纳的国家档案馆珍藏的文件中发现,古斯塔夫斯·施瓦辛格参与希特勒纳粹政权的程度远远比西蒙·威森塔尔中心发现得要深。

  一份文件特别指出,古斯塔夫斯·施瓦辛格就是又被称作“雷电伞兵”或者“棕色衬衫”的军事组织纳粹暴风部队(SA)的成员,而且文件还记载了古斯塔夫斯加入SA的准确时间:1939年5月1日,这天离“雷电伞兵”协助发动骇人听闻的“水晶之夜”恰好有半年的时间,在那次袭击中,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家、商铺和犹太教堂都遭到了袭击,成千的犹太人被赶进了一个个集中营。

  这份文件没有有关古斯塔夫斯在SA其他活动的记录。除了“水晶之夜”行动,早在1934年,SA的势力就比不过SS。研究奥地利二战期间反抗德国的档案文件的研究员厄秀拉·施瓦兹称,没有其他的文件记录,很难对古斯塔夫斯在SA究竟做了些什么下结论。她同时指出,奥地利被德国吞并后,所有的奥地利男子都被迫加入德军,但是这与加入SA不同。

  

 

  奥地利档案馆的文件还显示,古斯塔夫斯加入德军期间,曾经历了二战期间最为血腥的战役,其中包括对波兰和法国的入侵,突袭苏联等。身为军警的古斯塔夫斯看来加入了战争行列,而且他参加的军队实施了残忍的暴行,但从这些文件并不能知晓,他本人是否施暴。

  研究德国对犹太人大屠杀这段历史,并就此写了14本书的学者麦克尔·波伦鲍姆说:“他在最艰难的时期参加了最激烈的战斗,很显然,他同一些最恐怖的军事行动和非军事的杀戮紧密联系在一起,他当时处于地狱的心脏。”

  古斯塔夫斯在被称为“锁链狗”(他们通过制服领章上佩带的金属链条连在一起)的军警组织里谋到了警官长的职务,虽然他们是警察,但其中许多人却参加了作战部队,一直在前线战斗,他们过去负责平民,为德军开路。根据记录,古斯塔夫斯当时经常接受治疗,他可能受了伤,曾一度感染了疟疾,于1943年离开军队。

  

 

  奥地利国家档案馆的文件还包含一些信件,部分地记录了纳粹统治被推翻的过程。其中记录到,纳粹被推翻后,没有被定罪的古斯塔夫斯1947年决定为战后的奥地利工作,他担任警官直至1972年逝世。父亲的过去再次困扰施瓦辛格

  多年来,施瓦辛格一直被自己父亲的过去所困扰,一些毫无根据的谣言称,他是个反犹太分子和纳粹支持者。1988年英国的一家报纸就曾登载这样一篇文章,为此施瓦辛格以诽谤罪起诉了这篇报道的作者,此案结果以赔款和道歉而告终。

  批评家还抓住施瓦辛格同奥地利前总统,联合国前秘书长柯特·瓦尔德海姆的关系这一点,公开谴责瓦尔德海姆掩盖二战期间参与纳粹的暴行。就在被这些谴责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个月后,1986年4月,施瓦辛格便邀请瓦尔德海姆参加他的结婚典礼。迫于舆论压力的瓦尔德海姆没有参加这次婚礼,只是赠送了一件礼物。据参加婚礼的一名宾客称,当施瓦辛格在婚礼上象征性地向瓦尔德海姆敬酒的时候,宾客们都感到十分惊愕。

  

 

  本周三,施瓦辛格竞选委员会的发言人鲍勃·施杜茨曼称,施瓦辛格已经改变了对瓦尔德海姆的看法。他说,施瓦辛格说,如果他当时知道瓦尔德海姆的过去,他就不会敬酒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当时办了一件蠢事。他还说,在对奥地利档案馆这份有关他父亲的战争文件发表任何评论之前,施瓦辛格想同西蒙·威森塔尔中心先进行协商。但是,施杜茨曼称,施瓦辛格一直对父亲在德军中的表现十分关心,多年以来,他一直在打听这件事,而且不容置疑,施瓦辛格的观点完全不同于他的父亲。

  西蒙·威森塔尔中心的创建者马文·西尔也同意这种说法,他说施瓦辛格一直都对父亲的过去感到耻辱和不安。施瓦辛格一直以来都是犹太人的坚强支持者,他已经为西蒙·威森塔尔中心捐助了75万美元,并通过资金筹集会帮助该中心筹集了上百万美元的资金。

  

 

  西尔说,西蒙·威森塔尔中心不会因为施瓦辛格是其资助者而顺情说好话,他们会积极地搜寻有关施瓦辛格父亲战争记录的信息,他还解释称,在展开公众调查的时候,奥地利的这份记录文件并不存在,因为按规定士兵在其死后30年才能公开其信息记录。收到《洛杉矶时报》发现的奥地利文件的复印件之后,西尔于周三马上派遣了一些研究员对施瓦辛格的父亲的过去展开进一步的调查。家乡人谈施瓦辛格父子关系

  在施瓦辛格的家乡,奥地利南部城镇塔尔,以及施瓦辛格上过学的城镇格拉兹,一些朋友称,施瓦辛格父子俩的关系虽然亲密,但也很紧张。

  他们说,古斯塔夫斯是个严厉而独裁的父亲,他经常鼓励两个儿子参加同一场比赛,互相竞争,然后他会表扬那个胜利者,而胜利者通常是施瓦辛格的哥哥麦恩哈德。自己身为运动员的古斯塔夫斯并不赞成施瓦辛格在举重和健美方面有所成就,他希望儿子能继承自己的体育爱好,在奥地利传统运动项目冰球中夺冠。

  

 

  奥地利销量最大的报纸《皇冠报》驻格拉兹的记者瓦尔纳·柯帕卡说,施瓦辛格的父亲是个强硬极权的人物,他经常对儿子进行训练,他教施瓦辛格如何打架,如何忍受疼痛。施瓦辛格曾说过自己从不知晓,父亲在战争中究竟做了什么。今年53岁的柯帕卡说,他这代奥地利人从不问这样的问题,而且也很少谈论战争。

  为格拉兹的一个犹太团体当了22年负责人的科特·大卫·布鲁尔就不认识古斯塔夫斯,他从上个世纪60年代就认识施瓦辛格家的孩子了,因为当时施瓦辛格是一个颇有成就的健美运动员。布鲁尔相信,施瓦辛格的父亲不会把纳粹那套思想教给子女们。他认为,把父亲的思想和儿子联系在一起是不公平的。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renwu/171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