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上蚤时迁的武功有多厉害 时迁立有哪些功劳

  《水浒传》中,时迁绰号“鼓上骚”,因为他的身手十分敏捷,常年以盗墓为主业,所以习得一身飞檐走壁的本领。时迁在梁山一百零八将中,排第一百零七位,虽然知名度不算太高,但时迁立过的功劳可不小。他曾在梁山攻破大名府和曾头市的战役中立有大功,算是他的高光时刻。《后水浒》时迁也有登场,文中时迁同样是一位轻功高超之人。那下面就来简单讲讲时迁的事迹,以及他的为人特点,一起来看看吧。

  

1、武艺中的轻功

 

  近三十年来,武侠小说一直畅销,拥有广泛的读者,侠客们都有绝世武功,奇门异艺层出不穷,其中的轻功几近上天入地,让人看了惊叹不已,那一本本“武林秘笈”更是神奇莫测。

  其实这些武侠小说都是凭空想象,随心所欲,瞎编乱造,背离了自然规律与生活真实。一个“展翅高飞”能够飞上楼宇,一个“高台跳水”便从山岸落到地上,那份自如,那份神奇,甚至比枪炮还厉害,掌开“激光灯”我是服了。

  说来中华武艺博大精深,无非是基本功,站站桩练练马步,从硬功的腰、腿、臂练起,培养耐力与柔性,增加力量与抗击打能力,讲究各种气功;还有就该是轻功,是技击过程中的柔术与巧劲,特点是柔韧轻巧、敏捷迅速,体现了神、气、意与力的有机贯通融合,传统上的轻功“飞檐走壁”几乎是轻功的极致。

  

 

  《水浒传》中会轻功的武林高手很多,武松就是其中佼佼者,燕青、石秀、侯健、乐和等人也是会轻功的。而轻功最了得的该是《水浒传》中的“神偷”鼓上蚤时迁,“跳城越墙,如登平地”,专干“飞檐走壁,跳篱骗马”的勾当,偷鸡摸狗,入室行窃是专长,这“跳”与“越”,十分真实地道出时迁的轻功了得,并没有用那些神乎其神的“飞”与“腾”,来得十分真实。

  时迁人送绰号鼓上蚤,十分形象地突出了他的专长,鼓上的跳蚤,何其轻便敏捷呀。

  时迁是从事特殊行业的,几乎都不是上阵打仗,但他的“工作”有时比上阵打仗更危险,比如窃听,比如刺探,比如潜伏,比如偷盗,每一件都是高风险,没有超人的轻功是不行的,并且需要胆大心细,快速敏捷,稳、准、巧。

  

2、水浒中的轻功高手时迁

 

  当梁山好汉遇到呼延灼的连环甲马,只有京城金枪班教头徐宁的钩镰枪法可破,必须“请”徐宁上山。光明正大是请不来的,人家公职人员,级别又不低,吃皇粮,很滋润,无论如何也不会上山当贼。于是,必须特殊的请,这就需要特殊人才职业轻功高手时迁出马。

  时迁此行的任务是潜入武林高手徐宁家中盗取徐宁祖传的金甲。

  时迁不愧是游走江湖的老手,十分自信的从容镇定,没有一点惊慌的举动,能够在瞬息万变中把握火候,胸有成竹地去执行这次任务。那“悄悄望时”多么神色自如,自己大意弄出点响动,一点都没有乱了分寸,慎重小心“从梁上轻轻解了皮匣”,溜出来后,“款款地背着皮匣”,仿佛背着他们家自己的东西。这“悄悄”、“轻轻”、“款款”,活脱脱一个“惯偷”的职业特征,彰显了时迁高超的技艺与非同凡响的心理素质,也体现了艺高人胆大。

  

 

  那整个盗甲过程中绘声绘色的一系列动作,从入院门到上树观察,爬墙入室,潜伏厨房外,伺机吹灯。

  又上楼上梁,再吹灯,解下皮匣,机敏地装耗子叫,溜出来扯呼,施老爷子一连串用了十来个动词,充分表现出时迁的轻功技艺,让人有种亲临其境的真实感,没有任何花吹的动作,都是“上”,上树是“夹住”“爬”上去,说明好大一棵柏树,比较粗了,而上柱是“盘”,两腿完全能“盘”住,更轻松一点。

  说来这个时迁,在梁山上是一个特殊人才,也建立了不少奇功,就是那攻打大名府,没有时迁这个“神兵”,恐怕很难攻下,但不知是施老爷子有偏见还是宋江有偏见,十分看不起时迁这鸡鸣狗盗的下三滥手艺,让其屈居末尾,许多远不如时迁的都排到他前面,比如那盗马贼段景住,上了梁山后也没有什么表现,但追根问底,他对宋江是有大功劳的,那匹照月狮子马,要了晁天王的命,让宋江当了山寨之主,那马成了宋江坐骑,这功劳,足够在梁山吃香的喝辣的。

  看来这社会地位、官职声望、家庭出身与宋江的关系很重要呀,远比功劳更占地方,无论你是否盗亦有道,“小偷”总是被人看不起,不如杀人越货的强盗。

  作者:陈二虎

本文地址:http://fenglia.com/renwu/34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